第五十二章  若非天主親默啓  聖三奧理無人通

1 52

根據與若望辣偉爾納同時同院的修士們說,他們曾親眼看見他在茂林略會院寄居時,幸遇到下面記載的這件神奇的事象

在聖母升天瞻禮後八日內,聖老楞佐瞻禮後的第八天的那一夜間,若望辣偉爾納修士在念畢夜課經的時候,覺得天主的特恩異寵大量地傾在他的心靈中,遂離開聖堂到園圃去默想耶穌的苦難,並準備自己好在早晨唱彌撒。他默想到耶穌口授的成聖體經文時,回憶著祂的無限愛情:祂為愛人類和救贖人類的緣故,不但流盡了祂的至聖寶血,而且更將祂的至聖聖體與寶血留在人間,作人靈的飲食。他一想到這裡,他的心立刻充滿了耶穌的甘飴聖愛的神火,竟使他的靈魂為了那過份的甜密與熱情,而感到有所難忍同時,他又被天主聖神所催迫,不禁大聲朗誦道:「這是我的體,這是我的體!」當他口誦這句成聖體的經文時,他彷彿看見可讚美的耶穌基督、至聖童貞瑪利亞,以及無數的天使都來和他相會。這時,他的心靈更感受了天主的光照,澈悟了至聖聖體聖事密蹟的奥蘊。

天光破曉,快到作彌撒的時候,他才離開園圃走進聖堂去。當他進了聖堂以後,仍懷著同樣的印像、同樣的神火、同樣的熱情,口裡不停誦念著同樣的經文:「這是我的體,這是我的體,這是⋯⋯」。他以為沒有人看見他,也沒有人聽見他似的,邊走邊念。其實,當時在堂中有一位修士,已看見了他的一切表情,也聽見了他的一切說話。但若望修士始沒有想到還有人在看著他他感受到天主聖寵的動力太大了,他無法自制,也不能自己,只口口聲聲地朗誦著那句成聖體的經文,一直到他穿祭衣,準備上祭台,作彌撒的時候方才停止。

若望開始作彌撒,但彌撒愈向前進行,他覺著內心的熱情與耶穌的愛力亦愈增高同時,他所感受的不能自解亦不能喻人的、至尊天主性體的印像更加深刻化。至此,他很擔心他心靈中的熱情與至聖的印像,可能增高到使他必須中止作彌撒的程度。他覺得非常為難,不知如何是好是繼續作彌撒好呢?還是暫且停止,以待內心的熱情與至聖的印像緩和以後,再作彌撒好呢?

若望修士對於這種情形,曾經有過一次同樣的經驗,也是在他作彌撒的時候。那次,天主曾緩和了他內心的熱情,使他繼續作完了彌撒。因此,他相信這次也能和那次一樣,所以他雖然有所恐懼,仍決定繼續作彌撒。及至唱畢聖母序文的時候,他內心的神火與天主愛的神味濃情更煥發激增了起來到了Qui Pridie──耶穌受難前夕──那端經文時,他已被天主的聖寵神味陶醉得幾乎站立不住,情緒也緊張到幾乎不能再支持下去。他開始念成聖體經的時候,重來重去地只能念出成聖體經的前半句「這是」兩個字,怎樣也念不出後半句「我的體」這三個字。原來,他所以不能把成聖體經完全念出的緣故,是因為他當時看見了耶穌基督在無數天使的侍衛下,光臨到他的面前;他懾於祂的無限尊威,所以怎樣也念不下去。由於他不能把成聖體經完全念出,所以他看見耶穌怎也不進到麵餅形內,而麵餅也總不能變成耶穌的聖體。

若望修士恐懼焦急地站在那裡,因不能把成聖體的經文完全念出,故彌撒聖祭也一點不能進行。於是院長、修士以及望彌撒的教友們都非常訝異,莫名其妙,遂圍攏上去,站在祭台跟前,把視線集中到主祭的若望辣偉爾納修士的身上,看他發生了什麽事。其中有多人看見了若望那般非凡的情態,都激動得流出眼淚。這樣的局面延長了很久。最後,天主才允許他把成聖體經完全朗誦出來。當他一念完了成聖體的經文:「這是我的體」之後,便看到手中的麵餅本體立刻失去踪跡,同時卻看到可讚美的耶穌來到他的手中,代替了那塊麵餅的空間。那時,耶穌教他知道,祂為向人類顯示祂至大無比的謙遜與聖愛,曾經一次降孕在至聖童貞瑪利亞的聖胎中結合了人性,現在更每天千萬次地,幾時神父一念了成聖體的經文,祂便立時降臨到神父的手中,居住在囚籠似的聖龕中,做人靈的日用神糧。若望得到了耶穌的這番啓迪,他心中的神味與熱情,益發不可遏止地激增了起來。

若望修士舉揚了聖體聖血以後,他的靈魂遂優遊於象外。他的肉身的一切官能都停止作用,像死去了似的的向後倒去;要不是被他身後站著的院長神父扶住,他勢必倒在地上了。在聖堂中的修士及男女教友見此情形,都大為吃驚。修士們立刻將他抬到更衣所裡。那時,他的身體已冰冷了,雙手緊緊地扣在一起,一動也不動因此大家都認為他已經氣絕而死了。他在這種狀態之下,一直持續了大約三小時之久,才結束了他的神遊,返醒了過來。

當若望修士剛神遊歸來,返醒之後,我(記載這事的修士立刻湊近他,希望知道天主在他心靈中作了些什麼,遂請求他為愛天主的緣故,將那事的前後經過等情形告訴我。原來他對於我很有信,所以就把事情的原委都一一地向我敘述了一遍。他另外還告訴我說,當他默想耶穌聖體聖血親在的道理,他的心好像一塊放在高度熱力下的蜜蠟,完全被溶化了;他感覺他的整個身體好像失去了筋骨,完全酥軟,再也舉不起手來在聖體聖血上劃十字聖號了。他敘述完這一段事的經過以後,更將他晉鐸之前所得到的一個默啓也連帶告訴了我。他說,他將要領受司鐸聖品的時候,天主曾默啓他,說他將有一天在作彌撒的時候要暈倒,要完全失掉知覺,猶如死去了的一般。但是他晉鐸以後已經作了不少次彌撒,始終都沒有暈倒過,所以他認為那個默啓一定不是來自天主的,因而也就不再加以理會了。可是,到了這次聖母升天瞻禮的前十五日,天主又將那個默啓向他重提了一次。

天主預告他在聖母升天瞻禮期間,他所默啓的事一定要在他作彌撒的時候完全實現出來。然而,他不久竟將前後兩次的默啓,忘記得一乾二淨了。真是「天地可逝,言不廢」。結果,天主的默啓完全實現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