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Wzh-CN


字體大小

第四章  下山返同聖母院  苦盡甜來得安眠

2 3

聖方濟各因著天主的聖意安排,在聖彌額爾總領天神的四十天齋期前,上到辣偉爾納山上在那裡,他受印了被釘耶穌的光榮五傷。四十天齋期既過,天主又啓示他下山返回天神之后聖母院去。

聖方濟各已印了五傷,他的雙足不但有傷痕,而且還有鐵釘在洞穿著,故不能踏地行走,所以,良修士又將上山時的那頭驢子借來,驢主──那位敬愛聖方濟各的熱心農夫也跟了來。他們扶著聖人騎在驢背上,沿著下山的道路走下去。

聖方濟各的聖德名聲早已傳遍了四鄉,再加上牧童們將那天夜間,在辣偉爾納山上所生的火光奇跡,到處宣揚,因此,人們都一致認爲天主一定在聖人身上作了偉大的奇事。所以當聖人下山以後,四鄉的民眾,無論男女老少,都聞風集攏在聖人必經的道旁,熱誠地要瞻仰聖人的德容,要觸摸聖人的衣服,更要吻聖人的雙手。雖然聖人將手用布緊緊地包裹著,深深地藏在會衣袖中,要量地隱蔽天主的秘密,但是他不能拒絕民眾的熱烈要求。最後,他只好將手指伸出袖外,讓民眾瞻仰和親吻。

身印五傷更自謙,驅魔癒病聲揚

聖方濟各為了修養謙遜、躲避虛榮,千方百計地要保密身印五傷的至聖奥跡,可是天主卻另有計劃。祂為了發顯自己的光榮,祂要藉著他所印的五傷而行無數奇跡。

聖方濟各從辣偉爾納山至天神之后聖母會院的那一段路上,和他生前死後因著他身印的五傷德能所顯的奇跡,其數之多,實在無法統計。現在只舉幾件敘述於下。

當聖方濟各從山上下來,到達亞萊藻村莊的時候,有一個女人,熱淚滂沱地抱著她十二歲的孩子迎上他來。那孩子患了水腫病已有八年之久。他的病情非常嚴重,狀極可憐。他在站立的時候,因為腹部漲得很高,所以他的眼睛總是朝著天上,不能俯向地面。那女人一到聖人跟前,便將孩子放在地上,苦求聖人為她的病孩子祈禱天主,賞賜他獲復健康。聖人一見那種情形,大動慈心,立刻代為祈禱以後,遂將雙手按在孩子的腹部上。果然,奇跡發顯了,那孩子的水腫病頓時消失,完全恢復了健康。那女人見孩子已完全復原,真是喜不自勝,先讚美了天主,也多謝了聖方濟各,然後把孩子領回家去。以後,她每逢到人,便喜形於色地把她的孩子讓他們看,把當時聖人奇跡癒病的情形,不憚其煩地講給他們聽。

聖方濟各以奇跡治癒了那個八載蠱症的孩子以後,繼續前進,走過聖墓場,未到達前面的一座市鎮時,那鎮上的市民以及鄰村的農夫農婦們,都成群結隊地出來歡迎聖人他們中有許多人手中拿著橄欖樹枝,口裡高聲喊道「聖人來了聖人來了」同時,他們為了敬愛聖人的緣故,都要求能親手摸一下聖人的衣服於是都爭先恐後地蜂擁而上,水洩不通地把聖人包圍在中間。但是聖人當時已神遊於天,所以群眾中有的推他,有的拉他,他完全不感覺到;他周圍的情形,以及群眾向他所說所作的一切,他都完全不知道他完全失去了知覺似的走過了那座市鎮。及至行近了距離市鎮四里外的一個痲瘋病房,群眾已經都退回去了的時候,聖人方才返醒過來,好像從另一世界來的一個人似的,一無所知地問同行的修士說「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到達那座市鎮呢」聖人的這句問話,證明聖人的靈魂當時深深地浸沉於天上的事理中,對於時遷境移、種種切切、來來往往的人間事,完全無所見聞亦無所感覺了。聖人這種神遊於天而忘形於地的情形,據他的修士們說,那是屢見不鮮的事。

當天傍晚,聖方濟各一行人到了一座名叫孟特加撒肋的會院。當時在院中有一位修士,不但生了一身很嚴重的病,而且被魔鬼難為得慘不忍睹。他屢次被摔倒地上,口中不由自主地儘吐白沫有時全身的筋絡一齊抽搐起來,有時身體向後倒彎過去,以致頭額和腳跟緊緊地連在一起有時他的身體被舉到半天去,忽然又憑空跌落到地上。

當聖方濟各正在用飯的時候,聽說那位修士的遭遇十分可憐,且是無法醫治,便非常同情遂從自己手中的麵包上分了一小塊,舉起他的聖傷右手,在那塊麵包上畫了一個十字聖號後,托人送給那位患病的修士吃。真是奇跡,那位修士一吃完聖人降福過的麵包,全身的病痛和病魔頓時消失,健康完全恢復,且是一直到死,那樣可怕的怪病再也沒有復發過。

第二天早晨,聖方濟各叫來該院的兩位修士,命他們前往辣偉爾納山上去,並命他們住在那裡同時,又教他們順路送那位善心的農夫和他的驢子到他的家中。

據說,當那兩位修士辭別聖方濟各起程後,行將到達一個名叫亞來西意村莊的時候,村外有許多人遠遠地看見他們,以為聖方濟各又來到了,都喜出望外,滿心高興地迎了上去。及至到了跟前,才知聖人並未同來,於是他們表示非常的失望。原來,在那村中有一個難產的婦人,已經三天了,但孩子還是不能生出,眼看著她疼痛的快要死去。她的親友們都希望聖方濟各能再回來,把他的聖手放在那婦人身上,使她得以順利生産。既然聖方濟各本人未來,在失望之餘,他們又大發信,相信只要有一件聖人親手觸摸過的物件,也會顯奇跡的。於是便要求二位修士,將聖人曾用手握過的驢繮繩解下來給他們一用。他們得到那條繮繩,遂拿回去放在那產婦身上,並呼求聖方濟各的名字,懇求聖人解救危難。果然,奇跡發生了,那難産的婦人立刻平安地生下孩子,而且她本人和孩子都很健康,並沒有受到什麼虧損。

聖方濟各在孟特加撒肋會院住了數日之後,又起身到一個名叫加斯德老的城裡去。聖人剛一進城,就有一群人給他送來一個附魔的女人,懇求他替她驅魔。那女人的情形非常淒慘,時而哭,時而笑,時而像狗似的亂吠,時而像驢似的狂叫;整個鄉村都被她擾亂的不得安寧。聖方濟各接受了他們的要求,先祈禱了一會,然後向著那女人舉手畫了一個十字聖號,迫令魔鬼從她身上出去。聖方濟各的驅逐令剛一出口,魔鬼便立時逃之夭夭;同時,那女人的靈魂和肉身都得到了解放,平平安安的回家去了。

這個聖跡一傳出去,又有別村的一個女人,抱著她的一個身生毒瘡的孩子,到聖人跟前,懇求聖人向著她孩子劃一個十字聖號,使他的毒瘡得癒。聖方濟各見她的信德非常熱誠,便接過她的孩子,先把包瘡的布揭去,舉手對著瘡口,一連劃了三個十字聖號,然後將那包瘡的布再放回原處,把孩子交還他的母親。那時夜幕早已低垂,那女人把孩子抱回家去,也沒有查看瘡口如何,就立刻放他在床上,讓他睡去。第二天早晨,當她去叫孩子起床用飯的時候,見瘡口上的布已經脫落;在查看瘡口時,發現那毒瘡早已痊癒,好像從來不曾生過瘡似的,只是在那生瘡的地方,肉皮長得像一朵深紅的玫瑰花,非常光潤美觀。那朵深紅的玫瑰花在他身上,與其說是毒瘡的遺痕,無寧說是聖跡的鐵證,因為那玫瑰花在他身上,一直到他去世,常常保持著原來的色與形。他每次看到那朵玫瑰花,敬愛、感謝聖方濟各的心情便油然而生。

聖方濟各隨合民眾的要求,在加斯德老城中住了月餘之久,以他的五傷德能作了無數的奇跡。最後,他決意辭別該城,起身前往天神之后聖母會院裡去。路上除良修士外,另有一位借給他驢騎的農夫陪伴著他。

那天,一方面因為道路崎嶇難行,另一方面因為氣候晦暗惡劣,他們雖然走了一整天,也不曾遇到一個可以過夜的房舍;因此,他們走到天已黑盡,而且雪已紛紛下降的時候,不得已,便進了一個山洞去投宿。

投宿在這種冰天雪地中的石洞裡,既無被褥,又無火爐;在這種情形之下,聖方濟各和良修士因為過慣了刻苦生活,都能安之若素,可是那個農夫卻凍的無法支持,冷的不能入睡;漸漸地怨從心起,哀聲嘆氣,抱怨聖方濟各帶他到了這種痛苦的境地。聖人聽見他的哀聲和怨慰,也看透了他的心意,非常同情他,遂出自己愛火天神般的聖手,放在他的身上。說起來真奇妙,聖人的手剛一觸及他,他的冷意完全消除,覺得通身內外都溫暖了起來,好像靠近了一個神秘火爐似的,不但他的肉體覺得非常溫暖,而且他的心靈也感到非常快慰;未幾,他便深深地入了夢鄉,一直睡到大天光。據那農夫後來向別人說,他那一夜雖然睡在冰天雪地中的山洞石板上,可是他覺得就是在他的軟床上,也從來沒有比在那裡睡的更舒服。

第二天一早,他們一行人便起身就道。傍晚時分,方才到達天神之后聖母會院。據說,在他們一行人臨近該會院的時候,良修士舉目遠望會院的房舍,忽然看見一個極灼爛美觀的苦像十字架,像一個嚮導似的走在聖方濟各的前面,而聖方濟各緊隨其後;聖方濟各進行,那十字架亦進行;聖方濟各停止,那十字架亦停止;那十字架發射出來的光輝,不但照得聖方濟各的面容耀而爭光,而且連他們身前身後的道路,以及四周的一切也照得一片通明;這樣,聖方濟各一直走進會院以後,那光明美麗的苦像十字架才消失於視線之外去了。那時,院內的修士們一看聖方濟各和良修士回來了,都份外地高興喜歡,以兄弟的熾愛接待了他們。從此以後,聖方濟各一直到死,差不多常居住在這座會院中,也在這座會院中光榮地結束了他的世界生活。當聖方濟各尚未去世之前,他的聖德和顯聖跡的德能,已家傳戶曉,盡人皆知了。可是聖人仍一本謙遜之誠,每當人們讚揚他的時候,他常自稱為罪人中的最大罪人。

自從身印五傷以後,聖方濟各眼見自己的體力每下愈况,一日不如一日,以致他不能再擔負管理修會的重任,遂開始召集大公會議。當各省會長到齊之後,聖人便極謙誠地說明自己不能繼續擔負總會長職務的理由;並說,他自己的總會長一職,原屬教宗所委任,故若無教宗的明文許可,不但他自己不能完全辭去總會長的職責,同時也不能委任繼任人。所以,在這種情形之下,他只任命伯多祿嘉達宜修士作他的總代理,一片熱誠地託他代行職權,並囑咐各省會長分别負責會務事宜。

一切安排就緒之後,聖方濟各在精神上如釋重負,感覺非常的快慰,遂高舉雙手,仰面朝天,說道:「我主,我的天主,您曾將您的這個大家庭──修會托付給了我,現在我因為有病在身,將她再交還給您;哦,我至甘飴的天主,我實在沒有力量再擔負這個大家庭的總務了。我囑咐各省會長分擔這個家務,讓他們將來在公審判的時候,向您報告這個家庭帳。倘若他們因著懈怠失職,或因著他們的壞榜樣,或因著他們責人太苛、濫用職權的緣故,而使修士中任何一人喪亡者,他們就應當負其全責!」

當時在場的省會長們,因著天主的指使,聽了聖方濟各以上所說的幾句話,便都明白他所說的病苦,是指他所身印的五傷,因此,他們為敬愛聖人的熱情所迫,竟不自禁地流淚痛哭起來。

自從那天開會以後,聖方濟各便把負責會務的重任,移交到他的代理人──伯多祿嘉達宜和各省會長的手中。那時他說:「我因為身體有病,已將管理修會的責任放棄;自今以後,我除了為整個修會祈禱,為每一位修士樹立善表外,別無所事了。我也知道,即使我的病癒,也不能為我的修會有什麼大的貢献;因此,我只有為我的修會繼續不斷地祈禱,懇求天主保護她、管理她、支持她一直到世界末日

聖人聖傷,愈隱愈彰

如同前面說過的,聖方濟各自從身印五傷以後,為了謙遜的緣故,他的手傷和足傷常用布包裹著,設法不讓任何人看見,尤其是他的肋膀聖傷,更加小心,特意隱蔽。雖然他極其所能地不讓人看見或摸到他的聖傷,可是他卻無法避免他的修士們的眼和手。一天,替他服務的某位修士,想出了一個孝愛式的方法,勸導聖人將襯衫脫下讓他洗一洗聖人不知有他,遂脫下襯衣;出其不意,那位修士不但清楚地看見了他的肋膀聖傷,而且還迅速地伸出手去,用三個指頭摸了摸聖傷的寬度和深度。聖人的代理──伯多祿嘉達宜,也曾親眼看見過聖人的肋膀聖傷

路費諾修士對於聖方濟各的五傷知道的更清楚。原來,路費諾修士在與天主神交密談的祈禱上造詣最高,他的聖德根底也最深;聖方濟曾多次說他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一位聖人;因此,聖人也最敬愛他,最信任他,凡他所願作的事,聖人沒有不讓他隨意去作的

路賽諾修士最清楚聖人的五傷,尤其是他的肋膀聖傷。其原因有三第一個原因是:聖人所穿的褲腰很高,一直要拉至胸間,用以遮蓋他的肋膀聖傷,而路費諾修士每次替聖人洗褲子的時候,常看見聖人的褲腰右邊,總是染著一片鮮血;根據這一件事,他確知聖人的肋膀聖傷常有血流出。有時聖人發現他在查看自己褲腰上的血跡,便責備他不應當如此好奇。第二個原因是:路費諾的責任是替聖人服務;有一天,路費諾修士在替聖人作一件事的時候,曾故意地將手伸至聖人的的肋膀聖傷處,以致聖人疼痛得叫了起來,說:「啊,路費諾兄弟,願天主原諒你的這種魯莽動作」第三個原因是:有一次,路費諾修士懇求聖方濟各為愛德的緣故,賞賜他一個最大的恩惠,就是要求聖人和他把會衣調換來穿。聖人本來很不願意,但爲慈父般的愛情所迫,遂答允了他的要求。當聖人脫下自己的會衣,準備穿上他的會衣的時候,他就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清清楚楚地看見了聖人的肋膀五傷。

同樣,在聖方濟各去世以前,常陪伴聖人的良修士以及其他不少的修士,都曾親眼看見過聖人身印的五傷。本來,這些修士都是大德不凡、誠實無欺的人,他們所說的話的都是可憑可信,不容置疑的,但是他們仍將手按在聖經上,發誓證明他們曾清楚地親眼看見過聖人的五傷呢。

有許多與聖方濟各要好的紅衣主教,他們為歌誦聖人的五傷奥跡,曾作詩、作賦、寫文章,用以證明他們也曾親眼看見過聖人所身印的至聖五傷。

教宗亞力山大,一次當著千萬民衆和一總的紅衣主教,聖文都辣亦在其中,公開聲明他自己在聖方濟各在世時,亦曾親眼看見過聖人所身印的五傷奥跡。

當時,有一位羅馬貴婦,名叫雅高巴思德淑里,是個最敬愛聖方濟各的人。她在聖方濟各的生前和死後,不但親眼見過聖人的聖傷,而且還親口吻過聖人的聖傷。原來,當聖方濟各在世上的許多年間,雅高巴思德淑里太太,曾屢次拜見過聖人,請教過聖人,也大力協助過聖人及至聖人臨終時,她又得了天主的默啓,從羅馬不遠千里而來到亞西西的天神之后聖母會院中,給聖人送終並安葬聖人。關於這一點,下面有較詳細的敘述。

時神樂非凡,魂歸天身方安眠

聖方濟各逝世前數日,在亞西西主教府小住時,忽然臥病不起,侍候於病榻前的是他的幾位修士。

聖方濟各的病情雖然極度嚴重,但他卻不斷地在歌唱讚美耶穌基督的頌詞。一天,有一位修士勸阻他說:「吾父,你要注意一點,因為亞西西城中的市民都非常敬重你,都認為你是一個大聖人所以,若是你在病榻上還歡天喜地地高聲歌唱,你想,他們要想你什麼呢?為此,你應當默想死亡,預備你的臨大事,不要只顧歌唱,而要放聲痛哭須知,你的病情是十分危險的啊」那位修士又說:「你若繼續歌唱,也命我們跟你一起歌唱,我們的歌聲傳揚出去,主教府內的人要聽到,主教府外更有為保衛你而武裝的軍隊和群眾要聽到你想,在這種病危的情形之下,我們歡樂歌唱為他們豈不是大壞表樣?再者,這地方是世俗人居住來往的場所,不是我們的會院,我們處在他們中間實在不大合適。所以我想,你更好讓我們將你送回天神之后聖母會院裡去吧!」

聖方濟各聽了那位修士的半責備、半勸告、半建議的話,答應道:「敬愛的兄弟,相信你還記得兩年前的一件事吧!那時候,我們兩人都在福里坳地方居住;在那裡,天主把我死期先默啓給你,以後也默啓給我。根據那個默啓,我必須死於這次的病危中,而且為時亦不多了。在那次默啓中,天主賞賜我確實知道,祂已赦免我一總的罪過,並預許我死後必然要升天享福去。原來,在那次默啓以前,我常默想死亡,也不斷地痛哭我的罪過;可是,自從得了那個默啓以後,

我已充滿了神樂神慰,若現在還要我哀哭,那為我已成爲一件不可能的事了。所以我現在要歌唱,將來還要歌唱;我要用我的歌唱讚美至尊天主的恩愛,因為祂把祂的恩寵寶藏賜給了我,因爲祂使我有把握得享天上樂園中的無限福榮。至於說我們應當離開這裡,回到天神之后聖母會院去,這意見我很贊成只是因為我已病得無力行走,希望你設法把我送回去才好。」結果,幾位修士遂手牽著手,架著聖人離開了主府當時給聖人送行的人成千成萬,都依依不捨。

修士們抬著聖方濟各行近路旁的一所客棧時,聖人命他們把自己放在地上,面朝亞西西城,望著城祝福道:「哦,聖城呀,聖城!願天主降福你!因為為了你的緣故,將有許多人靈得到救恩,將有許多天主的忠僕居住在你那裡,將有許多被選升天享福的人靈,也將要從你的懷中產生!」祝福畢,修士們又將聖人抬起,一直抬到天神之后聖母會院中,讓他在病房中休息。

聖方濟各叫了一位修士到病榻前,囑咐他說:「敬愛的兄弟,天主早默啓了我必死於這場病中;還有幾天,我就該離開這個世界了。現在我有一件事,也是你所熟知的,就是關於雅高巴思德淑里的事。這位熱心的老太太,向來很愛護協助我們的修會,倘若她聽說我已去世而她竟不曾在跟前的話,那為她一定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遺憾。所以我想叫你現在給她送個信,若是她願意在我未死之前見到我,就請她立刻來這裡。」那位修士聽了說:「敬愛的父親,這樣辦,再好沒有了,因為她平素很敬愛你,若在你去世的時候而她竟不知道,也不在跟前的話,這於情於理都大不合適。所以應當寫封信通知她。」於是,聖方濟各說:「那麼,你快去拿筆、墨、紙來,我說什麼,你就寫什麼吧!」

筆、墨、紙張都拿到以後,聖方濟各便教他一字一句地寫道:

「敬愛的天主婢女雅高巴太太:

基督的窮小修士方濟各,因耶穌基督及聖神之名,向您請安,並致以誠懇的友誼。

敬愛的雅高巴,我現在吿訴您一件喜訊,就是仁慈的天主已默啓給我知道,在不數日之後,就要結束我的世界生活。爲此,您若願意在我去世之前見到我,就請您見信後立刻趕來天神之后聖母會院;若是遲延,您將不會再看到我了。您起程時,請別忘記給我帶來入殮時應用的白布,和安葬時應用的蠟燭等物。此外,還希望您給我再帶來一些,當我在羅馬臥病時,您慣常給我預備的那種食物。」

剛寫到這裡,聖方濟各忽然得到主的默啓,知道雅高巴太太已經快要來到,而且凡他在信上所要的東西,她都隨身帶來。於是,聖人就告訴那位修士把所寫的收藏起來,不用再續寫了。那位修士聽後,不禁訝異:怎麼?信還沒有寫完而忽然又不要寫了呢?

未幾,有人在叩院門了。聖方濟各叫看門修士去開門;果然,在門外站著的正是羅馬貴婦雅高巴太太,還有她的兩個羅馬議員身份的兒子,另外還有許多隨從人馬。雅高巴太太一進院門,便一直被領到病榻前。聖方濟各這次和她相會,真是萬分慰。雅高巴太太得以及時趕到,看見他尚在人間,且是還能和她敘談,所以也感覺無限欣慰。她向他說,當她在羅馬城中正祈禱的時候,天主把他快要去世的消息默啓了她……他問她随身帶來了些什麽東西和食物;她便一一地說給他聽,並將帶來的食物叫人送到他面前,且侍候他吃了一些。

他吃了一點兒她帶來的食物以後,覺得氣力增長了不少。那時,她便跪到病榻的一端,懷著至大的敬愛與热情,雙手環抱著他印有耶穌聖傷的雙足,用她的口唇吻了再吻,用她的熱淚洗了再洗,甚至沒有人能教她離開他;當時在場的修士們,都不禁想起昔日跪在耶穌足前的那位聖婦瑪達肋納的那一幕來。

很久很久之後,修士們才將她扶起,領她到另外一間房子休息。那時,修士們問她怎麼會來得那樣巧,怎麼又會帶來那些正都是聖方濟各所急需的東西──食物正是他在病中所喜歡吃的一種,白布和蠟燭等正是爲殮葬他所最需要的物品。雅高巴太太向他們說,她在羅馬時的一個夜間正行祈禱,忽然從天上來了一個聲音向她說道:「你若是願意在聖方濟各未死之前看見他,你就快快的去吧!切勿遲延!去時,要随身帶上你過去當聖方濟各臥病時,給他所作過的那種食物;同時,也應當帶著為殮葬他所需要的那些物品。」她說,她一得到天主的啓示,立刻就照辦了。

不多幾天以後,聖方濟各去世了。雅高巴太太和她帶來的人們,用她自己的錢財,極其哀榮地將聖人安葬了。諸事畢,她又返回羅馬。但她回去後不久,也非常聖善地離開了人間,升天享福去了。因爲她生前非常敬愛聖方濟各,所以她的孩子們依照她的遺囑,將她的遺體也埋葬在亞西西天神之后聖母會院中。

熱若尼莫心懷疑,多默宗徒第二人

謙遜的聖方濟各在世時,為避免虛榮,常儘可能地保密著自己身印的五傷奥跡,但他的聖靈魂去世歸天以後,他的五傷奥跡卻完全公開了。所以,不但修士們和雅高巴太太瞻望、觸摸和親吻過他的聖傷,聖女加辣在殮葬前亦趕到,曾瞻望、手摸和口親過他的聖傷,而且無數的亞西西市民,也都隨意瞻望、觸摸和親吻過他的聖傷。但是,在亞西西市民中,有一位顯貴騎士名叫熱若尼莫的,他原是一個極端反對和不相信耶穌的至聖五傷,會印在聖方濟各的身上的人。所以當聖方濟各的遺體未殮葬之前,他為證實他的倔强見解,並有意糾正別人的可能錯誤,也趕往現場。他當眾聲明,他若不親眼看見,不親手觸到聖方濟各的五傷傷痕,他是決不相信的。及至他親眼看見、親手摸了聖人的肋膀傷痕,以及聖人的手足傷痕和傷痕中的釘子以後,他才完全改變了;他不但用口舌和文字證明,而且將手按在聖經上宣誓證明:聖方濟各確實身印了耶穌的至聖五傷,他曾親眼看見和親手觸摸過他的聖傷傷痕。

熱若尼莫其人,在這件事上,正扮演了當日執拗不相信耶穌真復活的多默宗徒的角色。但是他們的成見和懷疑,都被眼前天經地義的事實瓦解冰消了。他們原先的態度本無可厚非,因爲天主聖意的運用,要借助他們,使超性的事實更彰明顯著呢。

聖方濟各的生、死、印五傷並列入聖品的年、月、日。

聖方濟各於一一八二年九月二十六日,誕生在亞西西城內。一二二四年九月十七日,在辣偉爾納山上受印五傷。一二二六年十月三日,逝世於亞西西城外,天神之后聖母會院中。聖人去世後第三年,即一二二八年間,教宗厄我諾第九位,曾御駕親臨亞西西,將聖人列人聖品中。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



 

訂閱「主日福音釋義」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主日福音釋義」

每星期四寄發

訂閱本服務 / 變更訂閱資料

訂閱Youtube頻道
連結至iTune
加入Line官方帳號

LINE logo.svg

加入思高讀經推廣中心Line官方帳號

Line官方帳號搜尋「@ccreadbible」

加入思高中心粉絲團專頁
下載手機App
線上捐款

線上捐款給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此處捐款由北美地區開立抵稅收據)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108 台北市萬華區昆明街96巷8號 位置圖
電話:02-23112042 傳真:02-23754439
郵件請寄: 108-99 台北郵局2-10號信箱
Email: read.bible@hibox.biz

捐款郵政劃撥帳號: 17970033
戶名: 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請註明捐款用途)
(此處捐款由方濟各會開立抵稅收據)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相關連結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首頁

聖地在華辦事處

友站連結:

佳播圖書

思高讀經推廣中心課程

《願祢受讚頌》通諭 / 林思川神父 導讀

時間:11月16日起 週二晚上7:00~8:30上課
地點:
南港耶穌聖心堂(成德堂)六樓教室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六段114號(近捷運捷運板南線後山埤站3號出口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
歡迎新舊學員參加,無需報名,請準時入場。
           詳細資訊請來電02-23112042或來信read.bible@hibox.biz洽詢。


切換到桌面模式切換到流動網站
為提供您更佳的閱讀體驗,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使用Cookie及分析技術,做為我們增進網站服務的參考依據。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