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Wzh-CN


IL Francescanesimo

聞道出版社出版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九章 聖方濟對受造物之愛

聖方濟和現代的慈善家並不相同,他不是為了人而愛人,也不是為了能感受助人的快樂而愛人。他之所以愛人,首先是為了愛天主。然而,另一方面,他也與古往今來厲行苦修的修道士不同,只為了使天主喜歡而愛人。聖方濟愛人,因為他肯定人是天主奇妙而特殊的傑作。有人曾這樣描述聖方濟歸化的特點:宗教並沒有在他與世界之間築起一道圍牆,卻改變了他對世界及一切受造物的看法,並教導他去愛它們,把一切變成快樂之源。這個評論很有道理。

聖方濟的個性複雜而豐富,以致所有為他立傳的人都能寫出一些新東西。但是,誰願意研究他的個性,必須同時把握以下兩點:第一點是他熱愛人生,並且是以超性的方式去愛;第二點是他與耶穌基督同釘十字架上,但並不因此而輕視人生。若忽略第一點,就可能把聖方濟想像為抒情詩人,把他的作品視為提供當代人們旅遊閱讀之用。如果忘卻第二點,就會把聖方濟想像成音容憔悴、愁容蹙額的人,可供十六世紀的畫家做為繪畫的素材,或成為十八世紀某些經本的內容。

無論在工作或受苦的時候,聖方濟總是愛天主的;同樣地,他也真實地愛受造物,而且是特別的、普遍的愛;他的愛好比陽光,不僅光照個別東西,而且普照世間萬物。聖方濟的愛,因個別的事例而創新並特殊化。他幫助全身腐爛不停惡言詛咒的痲瘋病人、不敢接受施捨的老婦、為獻身事主而離家出走的貴族少女、惡言咒罵主人的工人、販賣鴿子的小孩、把羊送往市場的雇工、招待他的騎士、拒絕他的主教、可能處死他的蘇丹王、向他訴苦的小婦人、與主教發生糾紛的市長。聖方濟愛故鄉亞西西的居民,也愛遠在歐洲邊陲的回教徒;他愛義大利各地因黨派紛爭而不得安寧的自治區,也愛迫害他會士的匈牙利和德國,以及那歌頌武功誇耀戰績的法國。他母親也許是個法國人。在他看來,每個民族都是他的兄弟;可是,他只以一個國家為自己的國家,就是他在那裡打下方濟會的基礎、在那裡生、也在那裡過世的國家這又證明他重視具體事物的個性。他也把所有動物看作自己的近人,甚至稱牠們為兄弟姊妹。例如:他在冬天餵食的麻雀和蜜蜂、用錢贖買的小羊、為其築巢的鴿子、救其生命的小蟲、不忍砍伐的樹木、不願熄滅的火。無論對人或動物,對大的受造物或細微的小生命,方濟常是愛護周到、無微不至的。

由於他深信傳福音必須有教會的任命,所以當弟兄數目達到十二人,他立即前往羅馬晉謁教宗。他像小孩般地單純,但也像大將軍那樣勇敢;他明知聖女佳蘭Santa Chiara有非常特殊的聖召,所以不怕支持與保護她,使她不受家庭和派系的迫害。他目睹十字軍勢力衰微,在宣講收復巴勒斯坦聖地之前,親自前往該地。方濟負有一種特殊使命,採用創建大業的偉人所持有的「魄力」進行實際的工作。他與所有意志堅強的人物一樣,從不輕易地放過一分鐘、一件事、一個人,而總是用出所有的信德去感召和影響他人;他總不肯錯過一個機會,卻努力善用時機達成自己所懷有的聖善目的。

無論是向眾人宣講聖道,或是做些微小的使徒工作,方濟總能發揮很大的神力。其秘訣就是他有高深的謙德、敏銳的直覺和堅強的意志;他能夠適應聽眾的知識程度,直接迎合他們的期望,以便改變他們,領導他們歸向天主。有一天,不少社會名流和富家貴婦前來參加一個騎士的洗禮,他們想像必將看見一齣場面盛大充滿熱情的事件;聖方濟卻唱著一支熱情的光榮歌,參加那個盛會。在蒙地卡沙來Montecasale)因缺少糧食而成為強盜的人時,聖方濟差人給他們送去麵包和酒。當野里地Rieti的司鐸為自己葡萄園的收成擔憂著急,聖方濟就使他得到超乎預料的豐收。

聖方濟這樣對待在靈修路上開始學步的人;至於那些立志修德成聖的人,他就轉換態度,完全按著他們的誓願來對待他們。聖達彌盎堂「神貧修女會」的修女想聽聖方濟宣講富於靈感的道理,好能飽嚐精神食糧的滋味時,結果方濟卻要求在頭上撒灰、詠唱「天主求祢憐憫我 」那篇懺悔聖詠,除此之外姊妹們什麼也沒有聽到。魯斐諾修士Ruffino私心願意個人獨居;聖方濟卻命他只穿著短褲去向民眾講道。馬賽奧修士Masseo妄想成為聞名的宣道者,聖方濟就命他去看門。一個修士私藏金錢,聖方濟就命他口銜錢幣放到驢糞上。一個初學修士想成為文學家,聖方濟就命他去跟那些目不識丁的非聖職修士學習祈禱。任何人若決定要跟隨方濟,而希望達到成聖的理想,就必須真正做他的門徒;若有越軌的行為,只要提醒一聲,就足以使他們覺悟而改正。聖方濟對受造物的愛,隨著他精神的超脫上升而日益熱切。當他一天比一天高升,脫離這個塵世的時候,他越以愛憐的目光注視這個世界。他的心越是明淨不染纖塵,他就越不怕熱愛世上的受造物。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八章 神貧

聖方濟跟耶穌學會了愛人和愛世界的秘訣。中世紀有句很有道理的俗話:愛他人和愛世物固然是種美德,但也可能是個危機。聖方濟從悔改之初就竭力克服自己嫌棄的心理,盡量愛那些被人討厭的人,例如:痲瘋病者,衣服襤褸的乞丐,滿身膿血的病人,被人遺棄的窮人。他不顧一切,一直投向天主的懷抱,更翻轉自己天然的好惡之心:别人嫌棄的事物,竟然變成他所喜愛的東西。他又用捨棄自我的方法,躲避世物可能造成的危機。不過,我們必須更深入了解聖方濟的「自我捨棄」;因為捨己猶如愛德,本是一切聖德的基礎;沒有一位聖人不捨己的。那麼聖方濟的捨己究竟有何特殊之處

聖方濟的捨己不是以鄙視世物為出發點:不是為了易於放棄世物而刻意地輕賤它們;也不是像許多隱修士那樣,懷著恐懼或厭世的心理逃避人類社會。歷史中不少隱修士深信,若在精神的戰鬥中拔足而逃必將取得勝利,因而他們以逃避世物來解決救靈的問題。聖方濟放棄世物卻並非出於這種動機,他不否認受造物的美,因為他認為這種否認實是對創造世界的造物大主的不敬。聖方濟只是拒絕擁有世物,拒絕擁有世物的願望;如果必要,他願意把自己的心留在世界上,但決不從這個世界領取一分一毫;他強調人儘可讚賞喜愛的世物,但必須從一切世物上看到造物主的創世工程,以及救世主的救贖標幟;他堅持不為自己要求或保留什麼。既然完全消除了擁有世物的自私心理,豈還會有任何留戀的成分呢方濟當然也有羨慕、憐憫或忠誠等情緒,但由於不受自私心理的束縛,所以能輕易地擺脫那些只會擾動他,卻不能使他滿足的受造物,一心奔向造物主。這樣放棄世物,是讚賞而非逃避,是喜愛而不追求;雖然仍會受到種種誘惑,卻已包含著一切的德行,因為這樣放棄世物,需要最大的捨己精神。聖方濟用豐富的想像力,稱呼這種放棄世物的態度為「神貧夫人」,愛它猶如一個活人。他用「神貧夫人」這個富有騎士意味的名稱,而使這悲慘痛苦、可憐無依的人性得以美化,並更顯高貴;因為他在人性裡看到天主聖子活生生的肖像。此外,他也把人類卑微屬下的身分提高到自由幸福的理想地位;因為世人所輕視的身分,耶穌卻自願選取了。

聖方濟仰法神聖的導師耶穌基督,基於神貧而與最可憐的人結為兄弟;然而,他並不蔑視有錢有勢的人。所以,他與當時的自治區或中產階級的運動絕然不同。誰若把聖方濟看作提倡民主運動的人,必須切記,聖方濟的民主不是企圖使別人與自己地位相等,也不企圖使自己與其他更有錢有勢的人地位相等;他只願意剝奪自己,壓抑自己,卻不願意剝奪別人,壓抑別人。他所倡導的並不是民主,而是為眾人服務不求任何回報的愛德,也可以說是由那些熱愛天主的偉人們所組成的「貴族階級」。

聖方濟的神貧是完整的,不僅是個人的,也是集體的。他這種完整的神貧觀念與隱修士們的看法大不相同;因為隱修士可以集體共有財產,聖方濟修持的完整神貧是完全仰法耶穌基督所立下的神聖榜樣;而主耶穌在福音中清楚地說,祂連一塊當作枕頭的石頭也沒有。

聖方濟當眾放棄世上一切財物,而與神貧結縭以後,便一生不停地增加對神貧的熱愛,直至臨死前也只願赤裸一身躺在地上。詩人但丁用動人的詩篇,畫家喬托Giotto也用美麗的畫作,把聖方濟與神貧聯姻的情景繪描出來。後人瞻仰他的神貧,就像是一首生活的詩。不過,不可忘記,在這位偉大的神貧愛人的眼中,神貧並不是目的,而只是一種方法;神貧是效法基督的師表,是非常高超的愛的表現,但它本身並不是愛。所以,如果有人如此評論聖方濟,以為他會模仿聖奧斯定的語氣對人說:「只要你神貧,你就可以任意去做什麼」,這絕非正確的評論。因為人可以是窮人,甚或是一個自願的窮人,卻不一定有愛德。沒有愛德的神貧,無論對天主或對人都毫無用處。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六章 聖方濟怎樣祈禱

亞西西的貴道Guido主教當時想知道的,也是歷代的人渴望知道的事。我們很想揭開這神秘的帳幔,企盼一睹這位聖人祈禱時的真貌。人世間的一切人和事物,都不能打斷他與天主的密談。聖方濟從未寫下,也總不會寫下一本談論祈禱或愛主的專書,因為他認為這是輕蔑他的寶藏;而且像他那樣熱愛天主的人,只知道用直覺去感受,而不會用理智去推論。誰若討論和分析愛,其實已經把愛置於身外;對方濟而言,愛天主已經變成一種習慣,一種責任,或一件回憶裡的事。那些著書討論愛主的作者是些特殊的人物;他們的氣質與聖方濟不同;他們比較複雜,更知道推理,也有更多的知識;至於聖方濟,他只寫下了一些有關祈禱的規則和指導,以及幾篇祈禱文;不過,這些作品也使人得以略微窺見他的祈禱秘密。

聖方濟特別喜歡頌念「天主經」。他要求不識字的弟兄,每天念七十五遍「天主經」。他自己也常念「天主經」,深深地體味經中的涵義,從不感厭倦。他和一般膚淺的靈魂不同,許多人由於習慣念「天主經」而減少甚至完全失去念「天主經」的滋味;聖方濟卻以「天主經」作為他默想的題材,強化精神的武器。他幾乎不承認可以用別的方式來祈禱。既然耶穌親自說過那些話,聖方濟就覺得,用那些話來代替他自己要說的就是最好的。在他看來,祈禱的時候就是以基督的聖意取代自己驕傲、自私、變化無常的意志。這是必要的事,也是最好的事。

除了「天主經」以外,他也熱愛頌念禮儀經文;因為禮儀經文是由教會編定的,能使人在現世獲得基督的生命。聖方濟喜愛禮儀經文,因為禮儀經文是精神方面的一種集體祈禱;即使實際參與祈禱的人很少,這種經文也是集體的祈禱。而且耶穌基督也曾經明白地許下:集體的祈禱必將獲得所求。

聖方濟要能識字的弟兄頌念日課經,他甚至自己編寫了一份「耶穌苦難日課」;但他並不要求弟兄們像隱修士那樣在聖堂裡分班咏唱,把一天之中大部分最好的時間都用在隆重咏唱日課經上。關於與天主交往的祈禱,聖方濟固然也尊重禮節、激賞儀式,可是他不願意被外在的形式束縛。他熱愛祈禱,但並不把祈禱局限於某個地方,也不是非在聖堂裡不可。到了念日課經的時候,他不管是在什麼地方 ── 在山洞裡、樹林中、路上、炎陽下、風雨中或下雪時 ── 他都一樣地頌念自己的經文。在這方面,他更像遁世的隱修士,而不像本篤會士。不過,他與遁世的隱修士也有一些不同:他不作十字聖號;如有一隻蟬、一隻黃鶯、或一羣小麻雀同他一起咏唱時,他也不會掩耳,好像聽到了魔鬼的嚎叫似的;相反的,他把這些小動物看作自己的唱經班;他很喜歡把宇宙的一切聲音都集合起來,同他一起歌頌天主。

聖方濟自己個人所行的祈禱,首先是讚美和感謝天主。他多數不求什麼恩賜,也不哭泣流淚。他好比一隻雲雀,朝著太陽高唱,重複一個聲調,一個最高的聲調,就是天主:天主是智慧,天主是愛,天主是喜樂 他就這樣消失在這位無限的天主內,請整個教會,無論是光榮凱旋的,或奮鬥戰爭的,上自色辣芬天使,下至在襁褓中的嬰孩,從古代先知直到當前最微賤的活人,大家一起異口同聲讚美上主。他以洋溢的情愫,熱愛主耶穌基督,正如「第一會規」Regola prima第二十三章裡所記載的。接著他又好像雲雀一般地歌唱,越唱越興奮,情緒也越高漲;不過,他的歌聲毫無浮誇的意味;因為他總是重複同樣的聲調:天主是美善的,祂是最美善的;天主是善的,一切的善,至高的善。他這樣重複同樣的話,好像怕別人雖然自認為信徒,卻並非實在相信這個真理。他也能把自己對天主美善的信仰傳給別人;因為他的信仰是實際而具體的,好像他在整個宇宙裡,已經找到了確鑿的鐵證;好像天主有形地給他顯示了,清楚地告訴了他,天主是至善的。

聖方濟的祈禱,除了形而上地確實相信天主為至高美善之外,也以一種極深的謙德為先決條件:他看自己好比一滴水,完全消失在天主無限美善的汪洋裡。這樣的謙遜與感謝化為讚美和朝拜,進而生出喜樂。的確,聖方濟的喜樂,首先來自思念天主的偉大,而忘卻自我及自己的痛苦;此外,他也以能與耶穌基督一起受苦而感到高興和驕傲。聖方濟口述或編寫的經文,只帶有這種喜樂和信賴的讚美之聲。至於他自己個人嗟嘆哭泣所念的經文,則是在天主台前所作的自我反省,因悔恨自己的罪過而心碎,默想耶穌基督的聖訓與德表,尤其是祂的苦難。他對耶穌所受的痛苦有極深刻的感受,甚至在街頭流淚痛哭,請路人同他一起哀悼耶穌的苦難。可是,這一切只是聖方濟祈禱的外在表現而已;至於他內心的靜觀默想,四旬期的獨修祈禱,長夜的流淚痛哭,以及神魂超拔等,則是只有他和天主才知道的秘密。不是他,而是天主,用五傷的奇蹟使我們得以略微感受一些這位聖人的祈禱精神。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七章 五傷

聖方濟青年時,在亞西西一個星光閃爍的夜晚發現了一條愛的道路,崴爾那山(La Verna)就是這條路在世的最高峰。這段愛的道路是犧牲、神貧、謙遜的道路,是使人陶醉並感到異常興奮的道路。1224年,聖方濟為敬禮聖彌額爾,舉行四十天的嚴齋而登上這座孤寂的山,這是他非常喜歡的「四旬期」。當他上山的時候,絕沒有想到天主要讓他感受什麼新的經驗。他只要求一樣最大的榮譽:十字架;因為他出發前三次打開福音,福音三次給他同樣的答覆:十字架。山林中的小鳥欣悅地歡迎他,這些身長翎毛的小朋友對他說:不必擔憂,十字架不會沒有喜樂的。

聖方濟在領受那偉大神恩之前,所行的祈禱是很特殊的。他沒有為自己祈禱,卻是為自己所有的神子 ── 現有的與未來的 ── 祈禱。這是兄弟友愛的祈禱。接著他轉眼回顧自己,在永生的天主面前自謙自卑,竟使自己化為烏有:「天主!祢是誰我是誰?」這是謙遜的祈禱。可是,從這謙遜的深淵裡他被提舉到愛的巔峰。他懇求說:「我主耶穌基督求祢使我在心靈和肉體上,感受到祢在受難時所受的極大痛苦。」接著他又大膽地求道:「求祢使我心中盡量感受祢天主聖子所有的極大的愛;由於這愛,祢竟為了我們罪人,自願忍受這麼多的痛苦。」這真是愛的祈禱。真愛不求快樂,只求與所愛者結合;不企望得享所愛者的快樂,卻渴望分受所愛者的痛苦。聖方濟的祈禱說明,他所渴望得到的,就是能夠像耶穌基督在受難時那樣為愛而受苦。自古至今,恐怕從來沒有人敢向天主提出這樣的要求。天主的慷慨大方,當然不會讓一個受造的人勝過;因此聖方濟真的得到他所求的神恩:神秘地被釘在十字架上。這是一個有形的記號,證明天主俯聽了他的祈禱。這次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神秘事件,並非發生在一間修士的小室內,也不在一座聖堂裡,卻是在一座山上,好像在加爾瓦略山上發生的事件一樣。當時大地似乎正從夜的懷抱裡甦醒,疏落的星辰在破曉的沉寂中更顯明亮,野生花草所散發的芬芳在清新的空氣中更為濃郁。這個事件之後,對方濟而言,再沒有比竭力掩蔽所印的五傷更重要的事,除了那與他最親近的幾個弟兄,他無法隱瞞外,在眾人面前,他總是把帶有傷口的手縮在會衣的大袖子裡。

一個受造的人對天主所能感受的最大的經驗,聖方濟都感受了;可是,他從未提過這個奇蹟。然而,奇蹟的後果卻是人們立刻可以察覺的,那就是聖方濟比以前更愛一切的受造物。聖方濟曾祈求天主,使他能夠像耶穌基督那樣地愛,他也真的得到所求的這項神恩。他所編撰的《造物讚》(太陽歌)給予這個世界的美與善超性的評價。在他以前,人都稱這世界為「涕泣之谷」;聖方濟卻因身受神秘鐵釘和長矛的刺傷,更深刻地明瞭天主的聖愛,故能以不同的眼光來看世上的一切受造之物,因而掀去了中世紀給受造物蒙上的誘惑和腐敗的黑幕。聖方濟因這樣的愛,給人們說出了自由與喜樂的話;這是天主內的自由與喜樂,是真正的自由和喜樂。除了福音以外,這是人類說過的最高超的話。我們還需要補充一點:這句話開闢出一條新的神修道路,對人生提出一種新的看法,教導人類一種新的藝術,而且這句話是用義大利文表達出來的。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五章 聖方濟怎樣愛天主

聖方濟對受造物的愛,人人都容易了解。可是,為什麼方濟的言語和行動這樣有力,這樣崇高偉大呢?若能更深入探索就會了解這個秘密,原因就是由於他熱愛天主。如果我們想知道,為什麼天主選擇這個微小的人,作為自己寵幸的對象,給他豐渥的恩賜,那我們似乎太過冒昧,有失敬意。不過,我們只要回想一下,聖方濟如何立即以愛還愛,恆久不變地愛了天主,如何用單純而高深的謙德以及謹小慎微的騎士作風,還報了天主的愛,也許就可約略窺見這個神妙聖愛的秘密。

請聽這神聖友誼的開端:在亞西西,一個萬里無雲星光閃的夜晚,一條陡峭而窄的街上,走過一隊青年。他們唱著流行歌曲,一些比荷馬的傑作更古老的夜間抒情詩。他們嘹亮的歌聲像一條潺潺溪流,從那些簡陋黝黑的屋頂上升,直達星空。這是一些熱情沸騰、追求愛情的青年;星辰回應了他們,但是,只有一個人,一個心靈純潔無瑕的人聽到了星辰的歌聲。青年們一路唱著歌曲向前走去,他卻獨自留在路中,出神地聆聽那勾起他相思的歌聲。誰在青春時期不曾如此出神遐想呢?一個尋常青年,若是看到這種來自無垠天際倏忽即逝的閃光,也許會停留傾刻,隨後就繼續哼著小調繼續前行,去追求那暗藏在半掩的窗後,向外窺視的愛人。方濟卻不同,他駐足傾聽,並惶恐地自問:「這是什麼」他似乎聽見整個宇宙齊聲回答他:「天主!」

從此以後,他總是迅速而絕對地聽從這個聲音,無論這聲音是在聖達彌盎堂裡San Damiano,命他重修那座聖堂;或是在博峻古拉Porziuncola,命他去講道和修神貧;或是在崴爾那La Verna山上,命他完全獻己於主,好使耶穌把自己的五傷印在他的身上,用有形可見的證據表示祂已把自己賜給了他。那股燃燒著聖方濟的熱愛,使他常常留神地迎接天主聖神,對祂的每一樣恩賜都表示萬分的感激。他有深不可測的謙德,因為這是從除了在所愛者內消失自己之外別無他求的熱愛裡產生出來的。他的謙德並不使他失去那種自信為天主特寵者的信心,也不使他稍減對這聖愛的神樂,卻在他的心中引起一種恐懼,就是怕因著自己的罪過而喪失了聖愛。為此,聖方濟用童稚般的口吻對上主說「求祢替我把它保存起來吧!因為我是一個小偷,會偷去祢的寶物。」他這種天真的稚氣,真是無人可及的。

這位天主的大情人非常害羞,不願意使別人知道自己的愛情。他雖然樸實單純,卻常使出一些小手法,掩飾天主賜與他的特恩。例如:他在晚上就寢時故作鼾聲,使大家都聽見;卻在深夜靜悄悄地起來祈禱,避免他人發覺。他在祈禱後,往往面部火紅,神志恍惚;從祈禱中回來時,總是竭力設法鎮定自己講話的語氣,並同別人一起做日常的工作。當他在眾人面前實在無法抑制自己愛主的熱情時,就用衣袖掩蔽自己的面,以免被人看破他神魂超拔的實情。由於上主居住在他心內,所以在他四周沒有嘈雜的聲音,只有寧靜的氣氛。天主與祂特寵的人之間的親密關係,是不容第三者干擾的。有一次,亞西西的主教想偷看聖方濟在自己小室中祈禱的情形,忽然他在門旁癱瘓了;他雖然貴為主教,卻也不能逃避這樣的懲罰。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訂閱「主日福音釋義」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主日福音釋義」

每星期四寄發

訂閱本服務 / 變更訂閱資料

訂閱Youtube頻道
連結至iTune
加入Line官方帳號

LINE logo.svg  Line QR Code Large

加入思高讀經推廣中心Line官方帳號

Line官方帳號搜尋「@ccreadbible」

加入思高中心粉絲團專頁
下載手機App
線上捐款

線上捐款給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此處捐款由北美地區開立抵稅收據)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108 台北市萬華區昆明街96巷8號 位置圖
電話:02-23112042 傳真:02-23754439
郵件請寄: 108-99 台北郵局2-10號信箱
Email: read.bible@hibox.biz

捐款郵政劃撥帳號: 17970033
戶名: 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請註明捐款用途)
(此處捐款由方濟各會開立抵稅收據)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相關連結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首頁

聖地在華辦事處

思高中心Youtube頻道

友站連結:佳播圖書

思高讀經推廣中心課程

《牧函》 / 林思川神父 導讀

時間:週二晚上7:15~8:30上課 (6:45一樓聖堂晚禱日課)
地點:
南港耶穌聖心堂(成德堂)六樓教室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六段114號(近捷運捷運板南線後山埤站3號出口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
歡迎新舊學員參加,無需報名,請準時入場。
           詳細資訊請來電02-23112042或來信read.bible@hibox.biz洽詢。


切換到桌面模式切換到流動網站
為提供您更佳的閱讀體驗,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使用Cookie及分析技術,做為我們增進網站服務的參考依據。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