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Wzh-CN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七章 五傷

聖方濟青年時,在亞西西一個星光閃爍的夜晚發現了一條愛的道路,崴爾那山(La Verna)就是這條路在世的最高峰。這段愛的道路是犧牲、神貧、謙遜的道路,是使人陶醉並感到異常興奮的道路。1224年,聖方濟為敬禮聖彌額爾,舉行四十天的嚴齋而登上這座孤寂的山,這是他非常喜歡的「四旬期」。當他上山的時候,絕沒有想到天主要讓他感受什麼新的經驗。他只要求一樣最大的榮譽:十字架;因為他出發前三次打開福音,福音三次給他同樣的答覆:十字架。山林中的小鳥欣悅地歡迎他,這些身長翎毛的小朋友對他說:不必擔憂,十字架不會沒有喜樂的。

聖方濟在領受那偉大神恩之前,所行的祈禱是很特殊的。他沒有為自己祈禱,卻是為自己所有的神子 ── 現有的與未來的 ── 祈禱。這是兄弟友愛的祈禱。接著他轉眼回顧自己,在永生的天主面前自謙自卑,竟使自己化為烏有:「天主!祢是誰我是誰?」這是謙遜的祈禱。可是,從這謙遜的深淵裡他被提舉到愛的巔峰。他懇求說:「我主耶穌基督求祢使我在心靈和肉體上,感受到祢在受難時所受的極大痛苦。」接著他又大膽地求道:「求祢使我心中盡量感受祢天主聖子所有的極大的愛;由於這愛,祢竟為了我們罪人,自願忍受這麼多的痛苦。」這真是愛的祈禱。真愛不求快樂,只求與所愛者結合;不企望得享所愛者的快樂,卻渴望分受所愛者的痛苦。聖方濟的祈禱說明,他所渴望得到的,就是能夠像耶穌基督在受難時那樣為愛而受苦。自古至今,恐怕從來沒有人敢向天主提出這樣的要求。天主的慷慨大方,當然不會讓一個受造的人勝過;因此聖方濟真的得到他所求的神恩:神秘地被釘在十字架上。這是一個有形的記號,證明天主俯聽了他的祈禱。這次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神秘事件,並非發生在一間修士的小室內,也不在一座聖堂裡,卻是在一座山上,好像在加爾瓦略山上發生的事件一樣。當時大地似乎正從夜的懷抱裡甦醒,疏落的星辰在破曉的沉寂中更顯明亮,野生花草所散發的芬芳在清新的空氣中更為濃郁。這個事件之後,對方濟而言,再沒有比竭力掩蔽所印的五傷更重要的事,除了那與他最親近的幾個弟兄,他無法隱瞞外,在眾人面前,他總是把帶有傷口的手縮在會衣的大袖子裡。

一個受造的人對天主所能感受的最大的經驗,聖方濟都感受了;可是,他從未提過這個奇蹟。然而,奇蹟的後果卻是人們立刻可以察覺的,那就是聖方濟比以前更愛一切的受造物。聖方濟曾祈求天主,使他能夠像耶穌基督那樣地愛,他也真的得到所求的這項神恩。他所編撰的《造物讚》(太陽歌)給予這個世界的美與善超性的評價。在他以前,人都稱這世界為「涕泣之谷」;聖方濟卻因身受神秘鐵釘和長矛的刺傷,更深刻地明瞭天主的聖愛,故能以不同的眼光來看世上的一切受造之物,因而掀去了中世紀給受造物蒙上的誘惑和腐敗的黑幕。聖方濟因這樣的愛,給人們說出了自由與喜樂的話;這是天主內的自由與喜樂,是真正的自由和喜樂。除了福音以外,這是人類說過的最高超的話。我們還需要補充一點:這句話開闢出一條新的神修道路,對人生提出一種新的看法,教導人類一種新的藝術,而且這句話是用義大利文表達出來的。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六章 聖方濟怎樣祈禱

亞西西的貴道Guido主教當時想知道的,也是歷代的人渴望知道的事。我們很想揭開這神秘的帳幔,企盼一睹這位聖人祈禱時的真貌。人世間的一切人和事物,都不能打斷他與天主的密談。聖方濟從未寫下,也總不會寫下一本談論祈禱或愛主的專書,因為他認為這是輕蔑他的寶藏;而且像他那樣熱愛天主的人,只知道用直覺去感受,而不會用理智去推論。誰若討論和分析愛,其實已經把愛置於身外;對方濟而言,愛天主已經變成一種習慣,一種責任,或一件回憶裡的事。那些著書討論愛主的作者是些特殊的人物;他們的氣質與聖方濟不同;他們比較複雜,更知道推理,也有更多的知識;至於聖方濟,他只寫下了一些有關祈禱的規則和指導,以及幾篇祈禱文;不過,這些作品也使人得以略微窺見他的祈禱秘密。

聖方濟特別喜歡頌念「天主經」。他要求不識字的弟兄,每天念七十五遍「天主經」。他自己也常念「天主經」,深深地體味經中的涵義,從不感厭倦。他和一般膚淺的靈魂不同,許多人由於習慣念「天主經」而減少甚至完全失去念「天主經」的滋味;聖方濟卻以「天主經」作為他默想的題材,強化精神的武器。他幾乎不承認可以用別的方式來祈禱。既然耶穌親自說過那些話,聖方濟就覺得,用那些話來代替他自己要說的就是最好的。在他看來,祈禱的時候就是以基督的聖意取代自己驕傲、自私、變化無常的意志。這是必要的事,也是最好的事。

除了「天主經」以外,他也熱愛頌念禮儀經文;因為禮儀經文是由教會編定的,能使人在現世獲得基督的生命。聖方濟喜愛禮儀經文,因為禮儀經文是精神方面的一種集體祈禱;即使實際參與祈禱的人很少,這種經文也是集體的祈禱。而且耶穌基督也曾經明白地許下:集體的祈禱必將獲得所求。

聖方濟要能識字的弟兄頌念日課經,他甚至自己編寫了一份「耶穌苦難日課」;但他並不要求弟兄們像隱修士那樣在聖堂裡分班咏唱,把一天之中大部分最好的時間都用在隆重咏唱日課經上。關於與天主交往的祈禱,聖方濟固然也尊重禮節、激賞儀式,可是他不願意被外在的形式束縛。他熱愛祈禱,但並不把祈禱局限於某個地方,也不是非在聖堂裡不可。到了念日課經的時候,他不管是在什麼地方 ── 在山洞裡、樹林中、路上、炎陽下、風雨中或下雪時 ── 他都一樣地頌念自己的經文。在這方面,他更像遁世的隱修士,而不像本篤會士。不過,他與遁世的隱修士也有一些不同:他不作十字聖號;如有一隻蟬、一隻黃鶯、或一羣小麻雀同他一起咏唱時,他也不會掩耳,好像聽到了魔鬼的嚎叫似的;相反的,他把這些小動物看作自己的唱經班;他很喜歡把宇宙的一切聲音都集合起來,同他一起歌頌天主。

聖方濟自己個人所行的祈禱,首先是讚美和感謝天主。他多數不求什麼恩賜,也不哭泣流淚。他好比一隻雲雀,朝著太陽高唱,重複一個聲調,一個最高的聲調,就是天主:天主是智慧,天主是愛,天主是喜樂 他就這樣消失在這位無限的天主內,請整個教會,無論是光榮凱旋的,或奮鬥戰爭的,上自色辣芬天使,下至在襁褓中的嬰孩,從古代先知直到當前最微賤的活人,大家一起異口同聲讚美上主。他以洋溢的情愫,熱愛主耶穌基督,正如「第一會規」Regola prima第二十三章裡所記載的。接著他又好像雲雀一般地歌唱,越唱越興奮,情緒也越高漲;不過,他的歌聲毫無浮誇的意味;因為他總是重複同樣的聲調:天主是美善的,祂是最美善的;天主是善的,一切的善,至高的善。他這樣重複同樣的話,好像怕別人雖然自認為信徒,卻並非實在相信這個真理。他也能把自己對天主美善的信仰傳給別人;因為他的信仰是實際而具體的,好像他在整個宇宙裡,已經找到了確鑿的鐵證;好像天主有形地給他顯示了,清楚地告訴了他,天主是至善的。

聖方濟的祈禱,除了形而上地確實相信天主為至高美善之外,也以一種極深的謙德為先決條件:他看自己好比一滴水,完全消失在天主無限美善的汪洋裡。這樣的謙遜與感謝化為讚美和朝拜,進而生出喜樂。的確,聖方濟的喜樂,首先來自思念天主的偉大,而忘卻自我及自己的痛苦;此外,他也以能與耶穌基督一起受苦而感到高興和驕傲。聖方濟口述或編寫的經文,只帶有這種喜樂和信賴的讚美之聲。至於他自己個人嗟嘆哭泣所念的經文,則是在天主台前所作的自我反省,因悔恨自己的罪過而心碎,默想耶穌基督的聖訓與德表,尤其是祂的苦難。他對耶穌所受的痛苦有極深刻的感受,甚至在街頭流淚痛哭,請路人同他一起哀悼耶穌的苦難。可是,這一切只是聖方濟祈禱的外在表現而已;至於他內心的靜觀默想,四旬期的獨修祈禱,長夜的流淚痛哭,以及神魂超拔等,則是只有他和天主才知道的秘密。不是他,而是天主,用五傷的奇蹟使我們得以略微感受一些這位聖人的祈禱精神。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四章 聖方濟的愛

曾有人說,聖方濟的特徵是愛。這話非常正確。聖方濟愛的能力不僅超過一般人,而且也出乎其他聖人之上。不過,說他的特徵是愛,其實仍嫌不足;因為沒有一位聖人,也沒有一個修會,不是以基督信仰的這個基本特徵為其標幟的。聖人之與聖人不同,一人之與另一人有別,就是因為愛的方式不一樣沒有什麼比愛更能展現一個人的真實價值

聖方濟的愛是具體的、犧牲自我的;他以實際行動以及修練神貧的德行表現他的愛德。萬王之王在思博來道Spoleto告訴他,沒有另一位比祂更偉大的君王;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對他說,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像耶穌基督那樣既許必踐、決不食言的,沒有像耶穌基督那樣為了我們而犧牲自己生命的,也沒有像耶穌基督那樣把祂自己完全送給我們的。從此以後,聖方濟就以一種絕無僅有的愛去愛基督。在他的心裡,愛就是行動的能源,因此他自問:「我應該做什麼呢」福音答覆他說「誰愛我,就遵守我的誡命。」既然有福音的答覆,他就不再去尋找或請教別的神師,也不去隱修院尋求;每逢有疑問時,他就打開福音;無論在福音裡看到什麼忠告,他便「按字」實行,好像福音的話就是專門為他而寫的。

由於他有這樣實際而具體的愛,所以聖方濟特別恭敬最能表現天主聖子的人性謙卑與苦難的事件,如:白冷的馬槽、加爾瓦略的十字架、以及聖體聖事。他內心燃燒著這樣的熾熱愛火,最終竟使超性的事成為肉眼可見的有形標記;例如在他的肉體竟然被印上耶穌的五傷。對他而言,這是愛的印記,對我們而言,卻是聖德的標幟。由於他的愛是如此實際而具體,所以他獻身為教會服務,深信教會生自基督,是基督的奧體。聖方濟是羅馬教會最忠誠的信徒。他對耶穌基督的愛蓋上了至公教會的印記,而這個至公性正是實行聖愛的具體方式。當時各異端教派都妄自聲稱要把福音重新在世界上建立起來,卻不肯接受完全的福音,不服從伯多祿的繼位者。他們的言行否定方濟這種實際而具體的愛,而只是任意設想一個神以及神的旨意;他們對天主的愛,只是對這個神及其旨意的一種空洞幻想而已。

聖方濟對天主的愛包含實際而具體的表現。不過,必須注意,這個具體性並非自然科學般的具體性,而更像是藝術家的具體性;換句話說,他的愛孕育創造的想像力。所以,他的祈禱變為歌唱,他的默觀成就了為搭建馬槽的豐富戲劇性慶典。這種具體的愛必然化為行動,表現在實際的事務上,表現在救助受苦者的慈善工作上,更表現在向教外人的福傳事業上。亞西西的聖方濟具有奇妙的天性,能使一切的對立都在行動上達至融合統一。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五章 聖方濟怎樣愛天主

聖方濟對受造物的愛,人人都容易了解。可是,為什麼方濟的言語和行動這樣有力,這樣崇高偉大呢?若能更深入探索就會了解這個秘密,原因就是由於他熱愛天主。如果我們想知道,為什麼天主選擇這個微小的人,作為自己寵幸的對象,給他豐渥的恩賜,那我們似乎太過冒昧,有失敬意。不過,我們只要回想一下,聖方濟如何立即以愛還愛,恆久不變地愛了天主,如何用單純而高深的謙德以及謹小慎微的騎士作風,還報了天主的愛,也許就可約略窺見這個神妙聖愛的秘密。

請聽這神聖友誼的開端:在亞西西,一個萬里無雲星光閃的夜晚,一條陡峭而窄的街上,走過一隊青年。他們唱著流行歌曲,一些比荷馬的傑作更古老的夜間抒情詩。他們嘹亮的歌聲像一條潺潺溪流,從那些簡陋黝黑的屋頂上升,直達星空。這是一些熱情沸騰、追求愛情的青年;星辰回應了他們,但是,只有一個人,一個心靈純潔無瑕的人聽到了星辰的歌聲。青年們一路唱著歌曲向前走去,他卻獨自留在路中,出神地聆聽那勾起他相思的歌聲。誰在青春時期不曾如此出神遐想呢?一個尋常青年,若是看到這種來自無垠天際倏忽即逝的閃光,也許會停留傾刻,隨後就繼續哼著小調繼續前行,去追求那暗藏在半掩的窗後,向外窺視的愛人。方濟卻不同,他駐足傾聽,並惶恐地自問:「這是什麼」他似乎聽見整個宇宙齊聲回答他:「天主!」

從此以後,他總是迅速而絕對地聽從這個聲音,無論這聲音是在聖達彌盎堂裡San Damiano,命他重修那座聖堂;或是在博峻古拉Porziuncola,命他去講道和修神貧;或是在崴爾那La Verna山上,命他完全獻己於主,好使耶穌把自己的五傷印在他的身上,用有形可見的證據表示祂已把自己賜給了他。那股燃燒著聖方濟的熱愛,使他常常留神地迎接天主聖神,對祂的每一樣恩賜都表示萬分的感激。他有深不可測的謙德,因為這是從除了在所愛者內消失自己之外別無他求的熱愛裡產生出來的。他的謙德並不使他失去那種自信為天主特寵者的信心,也不使他稍減對這聖愛的神樂,卻在他的心中引起一種恐懼,就是怕因著自己的罪過而喪失了聖愛。為此,聖方濟用童稚般的口吻對上主說「求祢替我把它保存起來吧!因為我是一個小偷,會偷去祢的寶物。」他這種天真的稚氣,真是無人可及的。

這位天主的大情人非常害羞,不願意使別人知道自己的愛情。他雖然樸實單純,卻常使出一些小手法,掩飾天主賜與他的特恩。例如:他在晚上就寢時故作鼾聲,使大家都聽見;卻在深夜靜悄悄地起來祈禱,避免他人發覺。他在祈禱後,往往面部火紅,神志恍惚;從祈禱中回來時,總是竭力設法鎮定自己講話的語氣,並同別人一起做日常的工作。當他在眾人面前實在無法抑制自己愛主的熱情時,就用衣袖掩蔽自己的面,以免被人看破他神魂超拔的實情。由於上主居住在他心內,所以在他四周沒有嘈雜的聲音,只有寧靜的氣氛。天主與祂特寵的人之間的親密關係,是不容第三者干擾的。有一次,亞西西的主教想偷看聖方濟在自己小室中祈禱的情形,忽然他在門旁癱瘓了;他雖然貴為主教,卻也不能逃避這樣的懲罰。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三章 聖方濟與異端教徒

人盡皆知,聖方濟所修的德行以神貧為首。不過,大家應該注意,方濟青年時期是生活在異端教徒匯聚之處的,當時的異端教徒幾乎都以宣講神貧為其基本的道理,也以神貧做為攻擊羅馬聖座的武器。巴大利尼派的異端教徒,起初以米蘭Milano)及倫巴底Lombardia為中心,後來以翁布利亞Umbria)及馬爾該Marche為中心;而瓦耳代西派的異端教徒,則以皮蒙得Piemonte為根據地。方濟很瞭解他們的原則和習慣;所以雖然他深刻認識依據福音改善自己生活的思想,而且也立刻把這思想付諸實行,並能超過別人,可是這並不能說是他開創的新思想。

十二世紀末期,度福音生活的思想早已瀰漫在空氣中。當時的人若看見一個人或一組人實行這樣的思想,並不會像現代人這樣感覺奇怪;現代的人由於越來越遠離神貧理想,也因而越來越容易放棄福音全德,而屈服於時代、環境、以及個人情況。不過,方濟之所以和異端教徒迥然不同,就是因為他完全地服從天主教會。異端教徒提出反對羅馬聖座的各種觀點,他都以服從教會來予以解決。異端教徒強調字字遵照福音;聖方濟更是這樣實行,而且是完全接受福音中所有的話,也包括那些有關伯多祿、使徒們及其繼承者的權力的話。異教徒主張神貧、貞潔和勞動,可是他們給自己的德行披上了驕傲的外衣,同時攻擊聖職人員的吝嗇和行為不檢,批評那些與他們生活方式不同的人,而且到處散佈分裂和仇恨。聖方濟卻謙卑自下,看自己為人類中最微末的人;司鐸走過的地方,即使是一位行為不良、徒負空名的司鐸,他也口親他們經過的地方;因為他敬重司鐸,尊之為天主的使臣。他先以身作則,厲行刻苦,然候才用言語去教訓勸告罪人。他不強求人修德成聖,也不責備人犯罪作惡;而只承認自己的罪過,極嚴厲地譴責自己。他到處衛護和平、支持合一,異端教徒卻越來越消極,終於走上了兩個極端:反對遺產繼承權,提倡共夫共妻制。聖方濟以天真無邪、純潔明淨的眼看一切的受造物;他不佔有它們,卻也不否定它們。他持己甚嚴,待人卻像慈母教會一般寬仁。異端教徒自命為福音的忠實信徒,其實卻是驕傲自大,黨同伐異,煽惑人心,製造暴亂的黨徒。聖方濟才是名實相符、十全十足的福音信徒,是真正的天主教徒,相信唯一、至聖、至公、由宗徒傳下來的羅馬教會。

他之所以完全信從教會出於兩種原因:一種是信德、謙遜、服從的超性原因;另一種是本性的原因。關於這本性的原因必須注意一件事,即聖方濟生在義大利的翁布利亞,他的性格因而帶有古代義大利人的特殊宗教熱誠,同時也有拉丁民族熱愛土地、勞動、秩序、階級的特性。他愛好實在而具體的行動;這種純屬拉丁民族的愛好,也許是從他宗教虔誠的天性來的。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訂閱「主日福音釋義」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主日福音釋義」

每星期四寄發

訂閱本服務 / 變更訂閱資料

訂閱Youtube頻道
連結至iTune
加入Line官方帳號

LINE logo.svg  Line QR Code Large

加入思高讀經推廣中心Line官方帳號

Line官方帳號搜尋「@ccreadbible」

加入思高中心粉絲團專頁
下載手機App
線上捐款

線上捐款給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此處捐款由北美地區開立抵稅收據)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108 台北市萬華區昆明街96巷8號 位置圖
電話:02-23112042 傳真:02-23754439
郵件請寄: 108-99 台北郵局2-10號信箱
Email: read.bible@hibox.biz

捐款郵政劃撥帳號: 17970033
戶名: 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請註明捐款用途)
(此處捐款由方濟各會開立抵稅收據)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相關連結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首頁

聖地在華辦事處

友站連結:

佳播圖書

思高讀經推廣中心課程

《牧函》 / 林思川神父 導讀

時間:週二晚上7:10~8:30上課(目前暫停中)
地點:
南港耶穌聖心堂(成德堂)六樓教室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六段114號(近捷運捷運板南線後山埤站3號出口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
歡迎新舊學員參加,無需報名,請準時入場。
           詳細資訊請來電02-23112042或來信read.bible@hibox.biz洽詢。


切換到桌面模式切換到流動網站
為提供您更佳的閱讀體驗,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使用Cookie及分析技術,做為我們增進網站服務的參考依據。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