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字體大小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三章 聖方濟與異端教徒

人盡皆知,聖方濟所修的德行以神貧為首。不過,大家應該注意,方濟青年時期是生活在異端教徒匯聚之處的,當時的異端教徒幾乎都以宣講神貧為其基本的道理,也以神貧做為攻擊羅馬聖座的武器。巴大利尼派的異端教徒,起初以米蘭Milano)及倫巴底Lombardia為中心,後來以翁布利亞Umbria)及馬爾該Marche為中心;而瓦耳代西派的異端教徒,則以皮蒙得Piemonte為根據地。方濟很瞭解他們的原則和習慣;所以雖然他深刻認識依據福音改善自己生活的思想,而且也立刻把這思想付諸實行,並能超過別人,可是這並不能說是他開創的新思想。

十二世紀末期,度福音生活的思想早已瀰漫在空氣中。當時的人若看見一個人或一組人實行這樣的思想,並不會像現代人這樣感覺奇怪;現代的人由於越來越遠離神貧理想,也因而越來越容易放棄福音全德,而屈服於時代、環境、以及個人情況。不過,方濟之所以和異端教徒迥然不同,就是因為他完全地服從天主教會。異端教徒提出反對羅馬聖座的各種觀點,他都以服從教會來予以解決。異端教徒強調字字遵照福音;聖方濟更是這樣實行,而且是完全接受福音中所有的話,也包括那些有關伯多祿、使徒們及其繼承者的權力的話。異教徒主張神貧、貞潔和勞動,可是他們給自己的德行披上了驕傲的外衣,同時攻擊聖職人員的吝嗇和行為不檢,批評那些與他們生活方式不同的人,而且到處散佈分裂和仇恨。聖方濟卻謙卑自下,看自己為人類中最微末的人;司鐸走過的地方,即使是一位行為不良、徒負空名的司鐸,他也口親他們經過的地方;因為他敬重司鐸,尊之為天主的使臣。他先以身作則,厲行刻苦,然候才用言語去教訓勸告罪人。他不強求人修德成聖,也不責備人犯罪作惡;而只承認自己的罪過,極嚴厲地譴責自己。他到處衛護和平、支持合一,異端教徒卻越來越消極,終於走上了兩個極端:反對遺產繼承權,提倡共夫共妻制。聖方濟以天真無邪、純潔明淨的眼看一切的受造物;他不佔有它們,卻也不否定它們。他持己甚嚴,待人卻像慈母教會一般寬仁。異端教徒自命為福音的忠實信徒,其實卻是驕傲自大,黨同伐異,煽惑人心,製造暴亂的黨徒。聖方濟才是名實相符、十全十足的福音信徒,是真正的天主教徒,相信唯一、至聖、至公、由宗徒傳下來的羅馬教會。

他之所以完全信從教會出於兩種原因:一種是信德、謙遜、服從的超性原因;另一種是本性的原因。關於這本性的原因必須注意一件事,即聖方濟生在義大利的翁布利亞,他的性格因而帶有古代義大利人的特殊宗教熱誠,同時也有拉丁民族熱愛土地、勞動、秩序、階級的特性。他愛好實在而具體的行動;這種純屬拉丁民族的愛好,也許是從他宗教虔誠的天性來的。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