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字體大小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八章 神貧

聖方濟跟耶穌學會了愛人和愛世界的秘訣。中世紀有句很有道理的俗話:愛他人和愛世物固然是種美德,但也可能是個危機。聖方濟從悔改之初就竭力克服自己嫌棄的心理,盡量愛那些被人討厭的人,例如:痲瘋病者,衣服襤褸的乞丐,滿身膿血的病人,被人遺棄的窮人。他不顧一切,一直投向天主的懷抱,更翻轉自己天然的好惡之心:别人嫌棄的事物,竟然變成他所喜愛的東西。他又用捨棄自我的方法,躲避世物可能造成的危機。不過,我們必須更深入了解聖方濟的「自我捨棄」;因為捨己猶如愛德,本是一切聖德的基礎;沒有一位聖人不捨己的。那麼聖方濟的捨己究竟有何特殊之處

聖方濟的捨己不是以鄙視世物為出發點:不是為了易於放棄世物而刻意地輕賤它們;也不是像許多隱修士那樣,懷著恐懼或厭世的心理逃避人類社會。歷史中不少隱修士深信,若在精神的戰鬥中拔足而逃必將取得勝利,因而他們以逃避世物來解決救靈的問題。聖方濟放棄世物卻並非出於這種動機,他不否認受造物的美,因為他認為這種否認實是對創造世界的造物大主的不敬。聖方濟只是拒絕擁有世物,拒絕擁有世物的願望;如果必要,他願意把自己的心留在世界上,但決不從這個世界領取一分一毫;他強調人儘可讚賞喜愛的世物,但必須從一切世物上看到造物主的創世工程,以及救世主的救贖標幟;他堅持不為自己要求或保留什麼。既然完全消除了擁有世物的自私心理,豈還會有任何留戀的成分呢方濟當然也有羨慕、憐憫或忠誠等情緒,但由於不受自私心理的束縛,所以能輕易地擺脫那些只會擾動他,卻不能使他滿足的受造物,一心奔向造物主。這樣放棄世物,是讚賞而非逃避,是喜愛而不追求;雖然仍會受到種種誘惑,卻已包含著一切的德行,因為這樣放棄世物,需要最大的捨己精神。聖方濟用豐富的想像力,稱呼這種放棄世物的態度為「神貧夫人」,愛它猶如一個活人。他用「神貧夫人」這個富有騎士意味的名稱,而使這悲慘痛苦、可憐無依的人性得以美化,並更顯高貴;因為他在人性裡看到天主聖子活生生的肖像。此外,他也把人類卑微屬下的身分提高到自由幸福的理想地位;因為世人所輕視的身分,耶穌卻自願選取了。

聖方濟仰法神聖的導師耶穌基督,基於神貧而與最可憐的人結為兄弟;然而,他並不蔑視有錢有勢的人。所以,他與當時的自治區或中產階級的運動絕然不同。誰若把聖方濟看作提倡民主運動的人,必須切記,聖方濟的民主不是企圖使別人與自己地位相等,也不企圖使自己與其他更有錢有勢的人地位相等;他只願意剝奪自己,壓抑自己,卻不願意剝奪別人,壓抑別人。他所倡導的並不是民主,而是為眾人服務不求任何回報的愛德,也可以說是由那些熱愛天主的偉人們所組成的「貴族階級」。

聖方濟的神貧是完整的,不僅是個人的,也是集體的。他這種完整的神貧觀念與隱修士們的看法大不相同;因為隱修士可以集體共有財產,聖方濟修持的完整神貧是完全仰法耶穌基督所立下的神聖榜樣;而主耶穌在福音中清楚地說,祂連一塊當作枕頭的石頭也沒有。

聖方濟當眾放棄世上一切財物,而與神貧結縭以後,便一生不停地增加對神貧的熱愛,直至臨死前也只願赤裸一身躺在地上。詩人但丁用動人的詩篇,畫家喬托Giotto也用美麗的畫作,把聖方濟與神貧聯姻的情景繪描出來。後人瞻仰他的神貧,就像是一首生活的詩。不過,不可忘記,在這位偉大的神貧愛人的眼中,神貧並不是目的,而只是一種方法;神貧是效法基督的師表,是非常高超的愛的表現,但它本身並不是愛。所以,如果有人如此評論聖方濟,以為他會模仿聖奧斯定的語氣對人說:「只要你神貧,你就可以任意去做什麼」,這絕非正確的評論。因為人可以是窮人,甚或是一個自願的窮人,卻不一定有愛德。沒有愛德的神貧,無論對天主或對人都毫無用處。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