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二十八主日

主曆2019年10月13日


最新消息

在這個影音的時代,「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Youtube頻道成立了!請於Youtube內搜尋「思高中心」就可以找到我們囉或「點選此處」進入。

目前【方濟生平】系列已經逐步上傳至Youtube頻道中,未來還有更多影片會陸續在頻道中不定時的分享給您。如果您喜歡我們的頻道,歡迎訂閱!


課程公告

※ 《得撒洛尼後書》/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10/15(週二晚上 7:30~9:00)

地點:長安天主堂,教堂二樓。

地址:台北市林森北路73號長安天主堂(近捷運淡水線中山站3號出口,板南線善導寺站1號出口,步行約九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請欲參加之「新學員」先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或來電(02-23112042)思高中心報名,謝謝。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常年期 第二十八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感恩的撒瑪黎雅癩病人

【福音:路十七11-19】

11.耶穌往耶路撒冷去的時候,經過撒瑪黎雅及加里肋亞中間,12.走進一個村莊的時候,有十個癩病人迎面而來,遠遠地站著。13.他們提高聲音說:「師傅,耶穌,可憐我們罷!」14.耶穌定睛一看,向他們說:「你們去,叫司祭們檢驗你們罷!」他們去的時候便潔淨了。15.其中一個,看見自己痊癒了,就回來大聲光榮天主,16.並且跪伏在耶穌足前,感謝他;他是一個撒瑪黎雅人。17.耶穌便說道:「潔淨了的不是十個人嗎?那九個人在那裏呢?18.除了這個外邦人,就沒有別人回來歸光榮於天主嗎?」19.耶穌遂給那人說:「起來,去罷!你的信德救了你。」

【經文脈絡】

這個主日的福音是著名的耶穌治癒「十個癩病人」的故事(路十七11-19)。故事一開始路加再次提及「耶穌往耶路撒冷走去」(參閱:路九51,十三22),使讀者回憶起,這是發生在耶穌前往耶路撒冷旅程中的一個事件。整段敘述分成兩個部分,首先是一個治癒奇蹟(11-14),第二部分是這個奇蹟的後續發展,更是整個故事真正的高峰。

耶穌的旅程路線

福音敘述耶穌「經過撒瑪黎雅和加里肋亞的邊界」,說明耶穌選擇由加里肋亞穿越撒瑪黎雅前往耶路撒冷,這是由加里肋亞前往耶路撒冷最短的路徑。然而一般「虔誠的」猶太人大多避免採取這條路線,因為他們不願和撒瑪黎雅人有任何接觸。但是福音作者所關心的並非耶穌行走的路線,而是暗示耶穌的工作與行動對撒瑪黎雅人也有效。

十個癩病人

耶穌「走進一個村莊的時候,有十個癩病人迎面而來,遠遠地站著。」根據猶太法律,癩病人不得靠近健康的人,因此他們必須和耶穌保持相當的距離(參閱:肋未紀十三、十四兩章)。由於「十」這個數字不但是一個整數,也是聖經中常出現的數字,因此它可能並非表達精確的人數,而只是象徵有許多癩病人。

呼求救助

十個癩病人向耶穌呼求救助:「主耶穌,可憐我們罷!」這個祈求是聖詠中個人向天主哀求的標準格式(參閱:詠四一5,五一3-4),顯示癩病人把耶穌當作天主,滿懷信賴地懇求援助。

治癒奇蹟

耶穌的反應可能令今日的讀者感到相當困惑,因為祂似乎並未回應癩病人的哀求,卻只派遣他們到司祭們那裡去接受檢驗。在以色列的社會中癩病被視為「不潔淨」,而判斷這種疾病的權柄屬於司祭,一旦有人被判定患有癩病,司祭便舉行一種特殊儀式而將患者由正常的社會中逐出;如果有癩病人被治癒,也同樣地必須經由司祭檢驗,並舉行特殊的儀式宣告此人已是潔淨者,使之再次被接納成為家庭與社會的成員。

耶穌的話語就是回應癩病人滿懷信心的祈求,要求他們相信自己已被治癒,前去接受司祭的檢驗。耶穌對他們的派遣,一方面是考驗他們的信德,另一方面則是顯示祂的仁慈與能力。那些癩病人聽信耶穌的話,因此在前去給司祭檢查的路上時,發現他們的祈求得到了耶穌的俯允,他們被潔淨了。

「治癒」與「得救」

故事接著進入第二部分,其間的轉折讓人驚訝。原本十個人一起呼求救助,而且全都得到俯允,但只有一個人做出積極的回應。路加的敘述非常精細,沒有根據肋未紀的傳統稱這個癩病人「潔淨了」,卻說「這人看見自己痊癒了」,痊癒這個字的希臘文也是「救援」的意思。他「回來大聲光榮天主,並且跪伏在耶穌足前,感謝祂!」這些行動表達出他內心被徹底的治癒(得救),原本的信德更加堅強,他認出耶穌是真天主,因而真心的悔改皈依耶穌。

天主的仁慈超越一切

路加特別指出這個得救者是一個「撒瑪黎雅人」,屬於被猶太人輕視的種族團體(參閱:列下五15)。傳統上猶太人相信他們是天主特選的民族,認為只有他們才能得到天主的救恩;但是路加透過這個註記提出強烈質疑,強調在耶穌基督身上所顯示出的天主的仁慈,打破了一切宗教藩籬,不受任何限制。

耶穌就是天主(子)

耶穌一連發出三個「修辭性的問句」(答案是自明的):「潔淨了的不是有十個人嗎?那九個人在哪裡?除了這個外邦人,就沒有一個人回來讚美稱頌天主嗎?」前兩個問句使最後一句中的「外邦人」和耶穌自己的「同胞」之間的對比更為尖銳。耶穌的話說明,他們必須為了得到潔淨而感謝天主,但真正的感謝天主只有在來到耶穌跟前時才實現,因為祂就是天主(子)。

身心靈完滿的救援

耶穌最後對這位感恩的撒瑪黎雅人所說的話強化這個教導:「起來回去罷!你的信德救了你。」撒瑪黎雅人回到耶穌跟前的行動,被耶穌肯定為「信德」,由於這個緣故,這個撒瑪黎雅人不但得到治癒,而更是身心靈完整的救援。

【綜合反省】

這個故事和一般的治癒奇蹟敘述不同,沒有報導治癒的過程,卻將重點集中在耶穌最後的話語上。整個敘述顯示耶穌至高無上的權威,祂具有治病的權柄,被治癒的撒瑪黎雅人跪伏朝拜耶穌的行動顯示,他承認耶穌是救主。

路加透過這個故事教導他的讀者,對所有的外邦人而言,這位撒瑪黎雅人是一個皈依信仰的榜樣。他回頭轉向耶穌,感謝讚美天主的行動,得到耶穌更深的肯定,使一個奇蹟治癒的信仰,提升為完整救援的信仰。

top


第二篇:在中國耕耘(一九二二-一九三三)

一九二五年

  • 遣使會創會三百週年

一九二五年,是遣使會創會三百週年,也是費總會長入會金慶,我特寫信致賀說:三百年來,聖文生的子弟在中國傳播福音任務上有卓著的貢獻,由殉道真福劉方濟和董文學打先鋒;為本籍神職人員之陶冶,不遺餘力;在教區工作方面,成立了蠡縣(安國)本籍教區,更是傳教區的典範。

  • 訪問朝鮮、日本

我早想去朝鮮和日本訪問;趁中國革命緩和之際,於八月啟程,先到漢城停留幾天。

朝鮮教會的創始人是出使中國的李姓使者之子,他在一七八四年從北京傳教士學習教義後,受了洗,聖名伯鐸。他帶了大批宗教書籍回國,旋即展開傳教工作,不少顯貴和文人皈依了基督,這些新皈依者,又展開義務使徒工作,不出五年,就有四千人領洗。後因敬祖問題而引起教難。

一七九四年,一位中國神父周保德喬裝入境,展開傳教工作,教友竟達萬人。當然也受到迫害。經過多次向北京和羅馬求援後,教宗終於在一八三一年成立了朝鮮代牧區,委由巴黎外方傳教會管理。七年後的一次教難中,共有二百五十人喪生。教會愈戰愈勇。目前漢城是新興教區的大本營,教友約五萬五千人。

八月十四日我經釜山到長崎──天主教的中心,該市在十世紀中曾有過無數殉道者。一八六五年,日本又准許外人入境,柏若望神父在長崎建立了一座聖堂,某日一群民衆來到聖堂,看到熟悉的聖母抱耶穌像,也因此發現了一萬五千名「老」教友,他們在二百多年中,在没有司鐸和聖事的情況下,冒著生命危險,始終保持住至真至善的信仰。

我們跪在當年傳教士與教友相遇的那尊聖母像前,感動不已。

初期傳教士只顧訓練本地傳道員,卻疏於陶冶本地神職人員,因此在教難時難以為繼。

我由長崎前往東京,再到京都,最後到神戶,參觀了天主教的各種事業和本地名勝古蹟。日本家族觀念很深,個人隸屬團體,這可能對傳教不利。雖然日本皈依的人數不多,若能影響上等社會的思想,前途仍有希望。

  • 巡視大同

(一)耕者有其田

拳匪之亂時,在西北有不少人殉道,包括幾位聖母聖心會士。蒙古親王把廣大的土地永租給教會,作為賠償。傳教士們用灌溉方法把荒地變為良田,讓中國農民耕種。後來遊牧為生的蒙古人相繼離去。不少農民來此開墾,有很多人領了先。比利時神父們用盡心思,發展了不少事業,很像十七八世紀,耶穌會在南美巴拉圭的工作。

我在上海會議時,曾建議代牧把土地所有權或永租權讓給農民,以免落入共黨口實,更可省去管理上的麻煩。數年後,那些土地就被馮玉祥没收了。

(二)大同總修院

大同總修院的課程與歐洲相同,師資皆出身羅馬或魯汶大學,又充滿傳教熱誠。修士來自附近各教區,生活融洽,像是一個大家庭,是座模範修院。

我看到許多修會辦的修院欣欣向榮,如上海耶穌會、兗州聖言會,嘉興和北平遣使會,大同聖母聖心會,以及重慶巴黎外方傳教會所辦的修院。但教區辦的却有待加强。以後,香港的華南總修院、河南的開封總修院、漢口的兩湖總修院,以及太原、宣化、昆明的總修院先後成立了。

(三)殉教的土坑

我來大同前,先看了該地殉道事跡。書上記載,拳匪燒了大同的教堂,一九○○年七月十二日,許多教友,包括婦女和兒童,因不肯背叛宗教都被刀殺或火燒,官府怕屍體腐臭而埋入一大土坑裡。三年後挖出,装在一百口棺材内,遊行大同市區後再葬到公墓裡。

我來到殉教的土坑現場,有置身羅馬地窟的感覺。教會時常把修女或會祖列為真福品──當然是件好事。但千萬不可忘記中國初期教會的廣大群衆為主殉道的偉大事蹟。

聽説列品案件曾遭到困擾,因拳匪之亂有政治因素在内,是由排外而引起。這可能只是少數案例。衆所周知,假如他們背棄信仰,就可挽救自己的性命。而他們情願死也不肯背棄信仰,這當然算殉道。

(四)雲崗石窟寺

大同的石窟寺,有許多佛像,有些洞穴像是在一塊岩石中的教堂。殿中彫刻作品之風格完全摹倣古印度的方式,與希臘藝術相差很遠。印度和中國藝術不表現身體美的造型,而善於表現心靈的狀態,或宗教的象徵。

永恆的中國,在以往的遺跡與現實的生活間形成了對比。他們一向持續著,以漠不關心的心態去面對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