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 第二主日

主曆2020年1月19日

 


最新消息

 

課程公告

※ 《哥羅森書》/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2/4(週二晚上 7:30~9:00)

地點:長安天主堂,教堂二樓。

地址:台北市林森北路73號長安天主堂(近捷運淡水線中山站3號出口,板南線善導寺站1號出口,步行約九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請欲參加之「新學員」先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或來電(02-23112042)思高中心報名,謝謝。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常年期第二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

【福音:若一29-34】

29 那時候,若翰見耶穌向他走來,便說:「看,天主的羔羊,除免世罪者!30 這位就是我論他曾說過:有一個人在我以後來,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原先我而有。31 連我也不曾認識他,但為使他顯示於以色列,為此,我來以水施洗。」32 若翰又作證說:「我看見聖神彷彿鴿子從天降下,停在他身上。33 我也不曾認識他,但那派遣我來以水施洗的,給我說:你看見聖神降下,停在誰身上,誰就是那要以聖神施洗的人。34 我看見了,我便作證:他就是天主子。」

【經文脈絡】

新約四部福音都提到若翰洗者,然而若望福音的敘述和其他福音之間相關性很少;若望福音所強調的重心在於若翰為耶穌作證,以及他如何透過天主所給予的記號認出耶穌。這個主日的福音選自若一29-34,就形式而言,這段經文是若翰洗者一段「獨白」。福音作者沒有說明若翰洗者講話的對象,並且在若一34採用完成式語態:「我(已經)看見了,我便作(了)證:祂就是天主子。」透過這種特殊的敘述方式,強調若翰的見證具有超越時空、恆久不變效力。

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

整段敘述有如一幅古老聖像所描繪的情景,其中只有兩個角色:若翰洗者與耶穌。若翰看見耶穌向他走來,便說:「看,天主的羔羊,除免世罪者!」(29)這句充滿讚嘆意味的圖像性語言含有雙重幅度的難題,首先是福音作者的神學訴求,其次則是這個概念在猶太聖經傳統中的根源。

耶穌代人贖罪

若翰的呼喊本身就是基督信仰的表達,認為耶穌死亡的意義是為普世贖罪;這裡所謂的「世罪」是集合性的表達人性整體的罪。若望壹書清楚地傳達了這個思想:「你們也知道,那一位曾顯示出來,是為除免罪過,在他身上並沒有罪過。」(若壹三5)

上主受苦的僕人

初期基督徒團體將「代人贖罪」的思想和關於「上主受苦僕人」的先知話(依五二13-五三12)連結在一起,因為先知書中的詩歌就已經運用「贖罪」和「羔羊」來描述上主受苦的僕人:這位僕人「擔負著我們的罪」(依五三4),「如同被牽去待宰的羔羊」沈默地不發一語(依五三7)。

真實的逾越羔羊

對觀福音敘述耶穌的最後晚餐恰好是當年的逾越節晚餐,但是若望福音的作者卻將耶穌的最後晚餐提前一天(參閱:若十三1-2,十九31);因此,根據若望福音,耶穌死亡時,正是猶太人在聖殿中宰殺逾越節羔羊的時辰。藉著這樣的敘述,福音作者刻意地說明,耶穌才是真實的「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

耶穌的「先存性」

若翰說:「有一個人在我以後來,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原先我而有。」(30)這句話不僅說明耶穌已經存在於人民之中,只是尚未被認出來;而更是指出祂最深的根源。洗者若翰的話是見證耶穌的「先存性」,在世界存在之前,祂就「與天主同在」(若一1)。

洗者若翰的職責

若望福音所表達的若翰洗者的圖像也和對觀福音大不相同;讀者所熟習的恐嚇與警告性的審判宣講,在這裡完全看不到任何蹤跡。若望福音中的若翰將自己的職責明確地縮減為,透過施洗將拯救者耶穌由以色列人民中指認出來:「我也不曾認識祂,但為使祂顯示於以色列,為此,我來以水施洗。」(32)。

辨識的記號

洗者若翰接著說明,他原來也不認識「要來的那一位」,但是天主卻給了他清楚地辨識記號:「你看見聖神降下,停在誰身上,誰就是那要以聖神施洗的人。」(33)這段經文和對觀福音一樣敘述「耶穌受洗」的事件,但仍有其特殊之處,若望福音沒有記載耶穌受洗的過程。

天主聖神的施予者

聖神停留在耶穌身上,顯示祂將是聖神的施予者。這是若望團體已經得到的信仰體驗:在耶穌被高舉之後,祂已將聖神派遣給門徒們。這個事實使我們明顯地看出,信仰團體的經驗和歷史中洗者若翰宣講的區別,若翰由於熱切地期待末世審判,因此宣講「要來的那一位將以火與聖神施洗」(瑪三11)。

天主的「特選者」

若翰這段證詞的最高峰是隆重地宣告耶穌「就是天主的特選者」(34)!多數學者認為這個翻譯比思高本聖經所翻譯「天主子」更為恰當。大概由於這個頭銜在若望福音中僅出現這一次,因此被後來的抄寫員改為「天主子」。「特選者」其實就是「特別喜愛者」的另一種說法,而且清楚地顯示依四二1的經文。因此,天上來的聲音在這裡再次影射上主受苦的僕人,祂是天主的特選者,天主所喜悅的,並且上主的神臨在祂身上。

【綜合反省】

福音作者的目的不在於報導客觀歷史,而是傳達高度的神學與信仰的領悟。天主賞賜洗者若翰的深刻洞察,和人們缺乏認識能力被對立突顯出來。福音作者透過若翰洗者的見證,介紹耶穌在他的作品中隆重登場,並開始啟示自己(啟示天主)的救援工程。

這段經文和教會的禮儀有密切的關連,「天主的羔羊」的呼喊,大概就是若望團體中的禮儀用語;而今日的感恩禮儀,信仰團體也一再被邀請隆重地表達信仰:「請看!天主的羔羊,除免世罪者!」

真正威脅世界的是罪惡,世界的得救就是從罪惡中釋放出來,「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耶穌基督是真實唯一的救主。這是一種啟示性的洞察,在信仰內才能體驗到天主子對世界的意義。 

top



第二篇:在中國耕耘(一九二二-一九三三)

一九三二年

  • 暗箭難防

在法國出版了一本反對雷鳴遠、我和聖座的小冊子,書名是:「一個世界危機──外國的天主教法西斯主義」,表達了極少數思想落伍的傳教士反對中國神職的濫調。我雖然很難過,但卻更加強我的意志,無論順逆,無不竭力貫徹聖座指示,並與頑固的傳教帝國主義周旋到底。

傳教區的真正主人並非傳教士,而是本籍神父和教友,正像年幼主人的財產不屬於監護人,而是屬於年幼的主人。年幼的主人到達成年之後就可以自立了。可惜,中國教會已三百年了,仍被視為未成年。

我原諒那些侮辱我的人,「如果我還求人的喜悅,我就不是基督的僕役」(迦一10),有些是出於善意。但我仍堅持我的原則,也就是按基督的聖意,以宗徒形式,把教會在中國建立起來。

  • 日本的挑釁

日本為文飾霸佔中國的侵略行為,便尋求一藉口,聲稱滿州人願意獨立成為滿州國,立遜清末帝溥儀為元首。

日本無情的砲轟上海,不知其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有人推測,一方面為分散侵略東北的注意力,另一方面威脅中國不可敵視日僑、日貨,並逼使中國求和。

世界輿論無不同聲譴責日本。可惜國際聯盟僅發表一原則性聲明,無濟於事。

教宗致中國駐國聯代表顏惠慶博士的電報,為中外各大報爭相刊載。上海教區的事業也受到波及,損失不輕。上海惠濟良主教,不顧危險,組成救護隊,救治傷患。

  • 仗義執言

四月十四日,義國駐華公使招待一位由國聯派來調查滿州事件的調查團團員之一的義籍代表馬列士高堤爵士(Marescotti);在歡迎會中,張學良將軍囑我在義籍代表前,替中國說些好話。我答覆說:我們對世界紛爭不加干涉,對中國的內政和外交也同樣不便過目。但是如果調查團問我,我將以維護真理、正義與和平的立場發言。滿州事件出乎張學良意料之外。

終於機會來了,爵士到公署來看我,我對他說:「在中日爭執中,國聯的威望正受到考驗。我認為,無論成敗,維持原則最重要。國與國必須互信,國際間要強調正義。……假如不尊重他人的權利,還有什麼好談的……。」

中國是攻不破的,消極抵抗將會成功。到了時候,侵略者會自動放下武器。想當年美國華盛頓將軍,終於使強大的大英帝國屈服。

中國深悉消極抵抗的力量。

中國主教們對國聯調查團發表了一封公函,對日本的各種侵略藉口,予以辯駁和澄清:「日本的行為不僅為國際公法所不容,也為永恆定律所不許。希望調查委員先生們做一公正無私的調查。它關係著五億人民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