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十八主日

主曆2020年8月2日


最新活動

報名請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課程公告

※ 《厄弗所書》/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週二晚上 7:20~8:50(報名學員敬請留意群組通知)

地點:長安天主堂,教堂二樓。

地址:台北市林森北路73號長安天主堂(近捷運淡水線中山站3號出口,板南線善導寺站1號出口,步行約九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請欲參加之「新學員」先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或來電(02-23112042)思高中心報名。   

 

※ 《天主教要理》/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週日上午 10:30~11:30

地點:楊梅法蒂瑪天主堂

地址:楊梅鎮大模路22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欲參加者請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思高中心報名,楊梅堂教友請使用堂區教友Line群組報名。  

 

※ 《瑪竇福音》/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週三晚上 7:45~9:00

地點:楊梅法蒂瑪天主堂

地址:楊梅鎮大模路22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欲參加者請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思高中心報名,楊梅堂教友請使用堂區教友Line群組報名。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常年期第十八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增餅奇蹟

【福音:瑪十四13-21】

13(那時候,)耶穌一聽說這消息,就從那裡上船,私下退到荒野地方;群眾聽說了,就從各城裡步行跟了他去。 14他一下船,看見一大夥群眾,便對他們動了憐憫的心,治好了他們的病人。15到了傍晚,門徒到他跟前說:「這地方是荒野,時候已不早了,請你遣散群眾罷!叫他們各自到村莊去買食物。」 16耶穌卻對他們說:「他們不必去,你們給他們吃的罷!」17門徒對他說:「我們這裡什麼也沒有,只有五個餅和兩條魚。」 18耶穌說:「你們給我拿到這裡來!」19遂又吩咐群眾坐在草地上,然後拿起那五個餅和兩條魚,望天祝福了;把餅擘開,遞給門徒,門徒再分給群眾。 20眾人吃了,也都飽了;然後他們把剩餘的碎塊收了滿滿十二筐。21吃的人數,除了婦女和小孩外,約有五千。

【經文脈絡】

瑪竇敘述了耶穌所說的有關天國的比喻(瑪十三)之後,繼續報導耶穌的行動:他回到自己的家鄉,但卻不受歡迎(瑪十三54-58);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令人痛心的事,黑洛狄雅設計陷害若翰洗者,誘使大黑落德王將他斬首,若翰的門徒們將他埋葬之後,將此噩耗報告給耶穌(瑪十四1-12)。耶穌一聽說這消息,就私下退避到荒野地方,但是卻有許多人跟隨祂前去。為了使這難以數計的廣大群眾-單是男人就有五千-不致於在曠野中捱餓,耶穌用五個餅和二條魚使他們吃飽。這個故事就是本主日的福音內容,著名的「增餅奇蹟」(瑪十四13-21)。

一些經文細節的詮釋

耶穌一看見群眾,就對他們動了「憐憫的心,治好了他們的病人。」首先,這裡所謂的「憐憫的心」並不是一般的「同情心」,而是默西亞的仁慈心腸。瑪九36有類似的經文:「耶穌一見到群眾,就對他們動了慈心,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像沒有牧人的羊。」其次,治癒和增餅都是一種意義相同的記號,表達在耶穌的行動中人們看見天主的仁慈。

耶穌「拿起那五個餅和二條魚,望天祝福了;把餅擘開,遞給門徒,門徒再分給群眾……」耶穌所做的動作,符合猶太人的用餐習俗,祂的表現有如一位大家長。敏感的讀者都會發現,這裡所描寫的內容,和耶穌建立感恩禮的描寫十分相似;其實應該反過來說,讀者會由最後晚餐的記載,想起這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增餅奇蹟。這個在曠野中與耶穌共同飲食的團體,以特殊的方式繼續發展,在建立感恩禮的晚餐中,耶穌甚至指出,這個團體要在天國內達於圓滿(瑪二六29)。

群眾吃飽後,人們將剩餘的碎塊收集成十二筐,「十二」這個數字使人聯想到十二宗徒(瑪十1),他們象徵末世性的以色列十二支派(瑪十九28)。因此,這個增餅奇蹟也呈現出和主密切結合、完全依靠主的恩賜而生活的基督徒團體。

耶穌增餅的故事被安置在兩個消極事件之後,先是耶穌遭受納匝肋的鄉親的排拒,接著是黑落德將若翰洗者斬首的恐怖暴行。瑪竇如此編寫福音故事的目的是要表達:耶穌以言語和行動所進行的救援工程,雖然遭受到不少反對力量,仍會不斷地往前推進。

深深影響基督徒團體的事件

四位聖史都報導了「增餅奇蹟」,這種情形在聖經中並不多見,由此可以斷定,這個事件對初期教會的影響必定十分深遠。而且初期基督徒把救恩歷史中許多事件和此一事件連繫在一起以色列子民在曠野中的經歷(谷六40)、耶穌和門徒們的最後晚餐,就如耶穌祝福了餅和酒,並將它們分給門徒;因此,也讓我們很自然地想起,在信仰團體中不斷舉行的感恩禮(瑪十四19)。

然而這個增餅故事之所以在基督徒團體中廣泛的流傳,最主要的原因是人們由這個故事,更清楚的看出耶穌的身份和祂的作為:祂是擁有一切權柄的默西亞,對待人民慈悲憐憫,不但能立即發現人民的疾苦,而且主動施以救援。

由於初期教會將增餅奇蹟和許多神學主題聯想在一起,因此這段報導的內容顯的特別豐富;但也正因為這些神學因素,而導致一些具體的歷史性因素(時間、地點、環境等)變得模糊不清。

「贈予」奇蹟

亳無疑問地,這裡報導的是一個奇妙的事件,我們一般常用「增餅奇蹟」來稱呼此一事件,但是這個名稱並不恰當。尤其在今日自然科學的思考背景中,這個說法給人一種打破自然律的印象。依據聖經的整體思想背景,這個奇蹟所表現的重點是天主超乎尋常的恩賜。就如天主曾在西乃曠野中給遷徙的以色列人,由天上賜下「瑪納」一樣(若六31),現在耶穌對跟隨祂來到曠野的群眾所做的,甚至是一個更大的「贈予」奇蹟。

【綜合反省】舊約和新約的關係

舊約中也有類似的故事,列下四42-44,敘述了先知厄里叟以二十個餅使一百人吃飽,並且還有剩餘的故事。將這兩個故事稍做比較便可看出,新約的故事受到了舊約的影響,但同時也看出新約「超越」舊約。從奇蹟「施行者」來看,耶穌是更大的施主,能力遠遠超過厄里叟;而就奇蹟的「接受者」而言,新約的優越性更是清楚:五千個人遠比一百人多。此外,瑪竇特別強調除了五千多個男人之外,還有女人和小孩;「天主子民」這個概念已由舊約中純男人的聚會,進展成為一切天主兒女的聚會。的確,只要與耶穌同在,疲乏者便得到安息,飢渴者都得到飽飫。

top



第四篇:牧靈經驗-荊棘

我想本書的讀者有很多是神職人員(非神職讀者可以不看此篇)。這是我多年來接觸教友的工作中所累積的經驗。我無意教訓任何人,只想告訴我的同事們,我度過的生活和你們相同,艱難困苦也一樣,如果可能再開始我的牧靈生活,我願生活得更完善些,為我的靈魂,以及上天托付我的靈魂,也會有更多的神益。曾在迷途徘徊過的人,既有親身經驗,也會引導別人,供給別人更準確的目標。晉勞多說過:「靠別人的經驗得到的知識,才是巧妙的知識。」聖經也說:「你可請問老年人那條路更好。」(耶六16)

我把這篇取名荊棘,因為荊棘雖然刺人,但很輕,無害於生命。獲得經驗不易,然而經驗確實有利。所以把經驗叫做荊棘。

以下就是我的一些經驗:

一、克服危機

聖教會具備幾個特點:教難時──興旺;受創傷後──勝利;真理越辯越好;似被攻破,卻屹立不搖。(依拉立聖師論三位一體,四章。)

在我生命裡相當長的一段過程中,我親身體驗過四種宗教和政治上的危機:(一)羅斯米尼的論戰;(二)現代主義的猖獗;(三)國家和教會間的衝突;(四)國家主義──

(一)羅斯米尼的論戰:青年神父應從教會的現代史上,得到服從羅馬的重大理由。新思想似乎很吸引人。但該了解,任何優良而有益的思想定被羅馬接受。至於帶有危險性的思想抵不住羅馬的真理。羅馬不輕易發表決定性的言論。如不妨礙羅馬的最高原則,自由辯論是有益的。如果表示了意見,必是真理的砥柱。

這裡提出幾個事實:

我年輕時,杜靈院長還在世,因為他不願接受「羅馬教宗不能錯」的道

理,成立了「老天主教派」。那時在註定失敗的悲慘陰影下,不停地活動著。如今已成往事殘跡。

② 一九○四年法國政府擬以文化組織破壞教會聖統,教會財產多被充公。但神職界和教廷却保持密切聯繫。教宗碧岳十世擺脫了法國政府的干涉,於一九○六年任命了十四位主教在羅馬祝聖。以後教廷和法國關係改善了,並互派大使。這正是「我們是在仇敵中得到救援。」

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毁滅了許多悠久的歷史和有權勢的國王。然而羅馬卻不受影響,反而更茁壯。一位外交官對我說:「連勝利者都損失慘重,只有天主教得到勇氣與尊嚴。」

④ 蘇俄東正教因為太依恃國家的勢力,最後也同國家一起沒落了。

⑤ 德國納粹摧毁了所有的基督教派,而天主教卻屹立不搖。

(二)繼羅斯米尼論戰後而興起的是現代主義:教宗碧岳第十的聲明,使現代主義的熱潮下降。其實現代主義也不過是唯理主義染上宗教的浪漫主義的色彩而已。自此教會站立的更穩固、更具活力。

(三)宗教與愛國熱忱的衝突:我幼年時代,唯物主義和反神職主義,在政界和校園盛行一時。他們透過立法摧殘教會如癡如狂。校長賈沙拉神父曾這樣說過:「我們什麽都不參加,也不給別人找麻煩,我們只知為人做事不求報酬。結果他們卻反對我們,磨難我們。」

現在教廷和義國簽訂協約了,十字架又出現在教室裡,宗教課又恢復了,公教大學也經政府批准立案。

這一切,都使青年神父振奮,而爭相從事文化傳教。他們應認清時代和自己的責任,趁機充實自己。不然就是把光明藏在斗裡。

我年輕時代,組織公教進行會是一件難事。有被人視為叛亂份子之嫌。青年人遠離我們,誤把這組織當成是反義國的工具。如今雨過天青,毫無困難。

(四)再看看莫索利尼和希特勒時代,國家主義盛極一時。把歐洲毁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以野蠻方法劃分疆界製造糾紛;以獨立為藉口達到自私自利的目的。一切都和天主教的基本道理背道而馳。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大家需要彼此幫助。政治上的分野不應是自私及仇恨的原因,而應是國與國間的橋樑,藉此才有精神及物質的交往。在國家主義造成的廢墟上,聖教會超然獨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