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三十主日

主曆2020年10月25日


最新消息

報名請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課程公告

 ※ 《天主教要理》/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週日上午 10:30~11:30

地點:楊梅法蒂瑪天主堂

地址:楊梅鎮大模路22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欲參加者請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思高中心報名,楊梅堂教友請使用堂區教友Line群組報名。  

 

※ 《瑪竇福音》/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週三晚上 7:45~9:00

地點:楊梅法蒂瑪天主堂

地址:楊梅鎮大模路22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欲參加者請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思高中心報名,楊梅堂教友請使用堂區教友Line群組報名。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常年期第三十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雙重愛的誡命

【福音:瑪二二34-40

那時候, 34法利塞人聽說耶穌使撒杜塞人閉口無言,就聚集在一起; 35他們中有一個法學士試探他,發問說: 36「師傅,法律中那條誡命是最大的?」 37耶穌對他說:「『你應全心,全靈,全意,愛上主你的天主。』 38這是最大也是第一條誡命。 39第二條與此相似: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 40全部法律和先知,都繫於這兩條誡命。」

【經文脈絡】

在上個主日的福音中,法利塞人設下圈套陷害耶穌,向耶穌提出一個兩難的問題:「是否可以給凱撒繳納人頭稅?」(瑪二二15-22),但是並沒有得逞。在這個事件之後,不相信復活的撒杜塞人,假設了一個極端的情況,詢問耶穌有關復活的問題。他們的目的也是企圖羞辱耶穌,結果他們反而自取其辱,被耶穌指摘為既「不明瞭經書,也不明瞭天主的能力」(瑪二二23-33)。撒杜塞人遭致挫敗之後,耶穌的對手們並未知難而退,就此罷手,反而是瑪竇福音中耶穌最重要的對手團體,亦即法利塞人,又站上舞台。他們再次試探耶穌而問他「法律中那條誡命最大?」這一段形式十分精簡、內容卻極為豐富的對話,就是這個主日的福音內容(瑪二二34-40)。

問題的時代背景

耶穌的對手們幾乎是以疲勞轟炸的方式,輪番上陣審問耶穌,希望找到機會給祂定罪。一位法學士提出問題:「法律中那條誡命最大?」這個問題的核心並不在於誡命的難易程度,而是在於那一條法律的意義最為「重要」。

在耶穌的時代,猶太宗教的祖傳法律已發展為613條具體條文,其中又分為365條禁令,248條要求。這樣鉅細靡遺的規定,對當時的人而言,自然是相當複雜難以弄清楚的。因此這個法學士所提出的問題,其實也是一個相當生活化,在現實生活中常被討論的問題,且導引出各種不同答案,令人更感到無所適從。

問題的關鍵

雖然我們的經文指出,法學士提出問題是為了「試探」耶穌,但是其意義可能和前段經文中有關納稅的問題不完全相同。這裡並非「設下圈套」(瑪二二15)來誘使耶穌犯錯,而更是為測驗耶穌對於「妥拉」(法律)的知識,檢驗祂是否忠於妥拉。

舊約的背景

耶穌提出「愛天主」和「愛近人」的雙重愛的誡命作為答覆,其基礎都在舊約(意即猶太人的聖經)之中。前者是直接引用申六5:「(以色列)你當全心、全靈、全力愛上主你的天主」,但是瑪竇的經文把「全力」改為「全意」,意思是運用全部「理智」。猶太人刻意分別地說出「全心、全靈、全力」,目的是為了強調「愛」本身所含有的廣泛意義。至於「愛近人」的法律,在猶太社會中也同樣受到高度的重視。但是「應愛人如己」的經文並非出於申命記,而是引用自肋十九18。

耶穌原創性的教導

在猶太宗教傳統中,從未同時引用過申六5和肋十九18兩段經文。基督徒團體由耶穌身上學到十分清楚的教導:二條誡命同樣重要。對天主的愛承載一切,是一切的原動力;但是愛天主,「不可只用言語,也不可只用口舌」(若壹三18),而是必須在思想及行為上透過對近人的愛,甚至一直到對「仇人」的愛上證明出來(若壹四19-21)。這是耶穌原創性的教導。

最大的誡命

愛天主與愛人兩個誡命就如鈎子一樣,全部法律和先知都掛在上面,這是一個猶太教中常見的表達方式。瑪竇也用相同的表達方式,作為「山中聖訓」的總結(瑪七12)。耶穌的「山中聖訓」教導人,如何具體的實現「雙重的愛的誡命」。「愛天主與愛近人」是一個總括性的概念,表達天主透過法律與先知給予人民的整體生命指示。因此,它們的確是最大的誡命!

瑪竇的編輯

有關「最大的誡命」的問題,三部對觀福音都有記載,但其出現的經文脈絡各自不同。瑪竇更動了馬爾谷福音中的情境(參閱:谷十二28-34),使之成為一個法學士「試探」耶穌的問題。透過這段經文,瑪竇大概也嘗試著和他所生活的猶太社會對話,因為耶穌的答覆考慮到了猶太辣彼的觀點,「愛天主」和「愛人」本是猶太傳統信仰的內涵,而且正是一切法律和先知的精髓。

福音的目的

這段經文的目的,不僅在於顯示耶穌絕對地凌駕在對手之上,而更是在於教導耶穌的對手,以及日後的基督徒團體,如何在信仰中生活。耶穌運用傳統猶太信仰「愛天主」和「愛近人」的內容,卻原創性地把這二條誡命緊緊相連,形成一個「雙重愛的誡命」。就如猶太教中一樣,愛天主佔有法律中最高的地位,但這個愛必須顯現於對人的愛中。這是耶穌的宣講的基本特色(瑪五44-48,十八23-35,二五31-46),是基督徒倫理生活的最高指導原則。

top


《超人軼事》

第三章  天使離棄惡修士  飛馳河邊渡真人

在方濟各會的初期,修士的名額不多。僅有的幾間修院也都非常簡陋。

一次,聖方濟各爲敬禮聖雅各伯,領著伯爾納多和別的幾位修士,前往西班牙的加里奇亞聖雅各伯大堂朝聖。在途中遇到一個窮苦無靠的病人,方濟各大動憐憫的心腸,向伯爾納多說:「敬愛的兄弟,我願意你留在這裡照顧這個病人」。伯爾納多一聽,立刻俯首跪在地上,接受了這個意外的命令,就單獨留在那裡照顧病人,讓聖方濟各和其他修士繼續前程。

他們一行到達目的地後,便進堂朝聖。夜間,聖方濟各獨自留在聖堂祈禱時,天主默啓他預先知道:他所立的修會將要發展到普世各地;他的修士將增多到一個極可觀的數字。聖方濟各得到這個啟示後,便開始計劃,而且決定先在西班牙境內成立幾座會院。

朝聖完畢,應辦之事辦妥後,聖方濟各仍由原路返國。途中,他又看到了伯爾納多,也看見了那個病人,但那病人已完全恢復了他的健康。於是聖方濟各就允許伯爾納多,讓他單身前往聖雅各伯大堂朝聖,他自己遂回到斯保萊滔山谷中的會院。在這會院內與聖方濟各同住的,有馬賽伍、厄里亞和别的幾位修士。修士們對聖方濟各都非常尊重,非常敬愛。他們也知道,當聖方濟各祈禱默想時,天主常把重要的事情啓示給他。因此,每當聖方濟各祈禱默想時,他們都小心謹慎,誰也不去打擾他。

有一天,正當聖方濟各在樹林中祈禱默想的時候,忽然有一位旅行裝束的美少年,到修院門外叩門。那少年叩門的音,不但急緊沉重,並且叩的時間也特別長。修士們聽到這樣異乎尋常的叩門聲,都大為驚異,不知誰人有何急事,竟如此叩門。於是馬賽伍趕快去開門,問那少年說:「先生,有何貴幹?從哪裡來?由你叩門的情形知道,你大概是第一次來這裡的吧?」那少年似不悅地反問道:「那麼我應當怎樣叩門才對呢?」馬賽伍答說:「你只須不輕不重的,一下一下地,連叩三聲就好了。然後你等著約念一遍天主經的時間,便會有人來開門。要是沒有人來,你可再緩慢地叩三下。」那少年卻一口氣答道:「我所以要那樣叩門,因為我沒有時間等待,我還要趕很遠的路呢。我所以路經此地,因為有事要和方濟各談談,但因方濟各現在在樹林中正行祈禱,我不願意去打擾他……。好了,聽說厄里亞修士很有學識,現在請你將他叫來,我要請教他一個問題。」於是馬賽伍便退回,將少年人的要求告訴給厄里亞。豈知厄里亞卻厭煩這種要求,不肯出去接見那少年。這樣,卻使馬賽伍修士進退兩難了。他不知應如何作才好。他想:若對少年人說厄里亞有事不能來,那簡直是撒謊。若說厄里亞嫌煩不肯來,又怕這為少年人是一個壞表樣。

馬賽伍還在左思右想,忽然叩門聲又雷般地響了起來。於是馬饗伍再回到門口,問少年說:「怎麼,你還是不依照我告訴你的規則叩門呢?」少年人道:「既然厄里亞不肯出來接見我,煩你到方濟各那裡走一趟,將我的來意和不願打擾他祈禱等情形告訴他;並請他命令厄里亞出來見我。」

聖方濟各還在那裡熱心祈禱,仰面朝天,和至尊天主正神交密談的時候,馬賽伍便一直走到他跟前,將那少年人的要求和厄里亞不肯接見的情形,都全盤托出(原來聖方濟各已經知道,那少年人並非人間人,而是天使的化身)。聖方濟各聽了,依然仰著頭,一動也不動,只吩咐馬賽伍說:「你回去告訴厄里亞,教他因著聽命聖願,快去接見那少年。」

厄里亞接到命令,再也不敢推辭,憤憤然走到門口,將門砰地一開,冷聲冷氣的問少年人説:「你來要作什麼?」少年人答道:「修士,看你的神情,是在生氣了。但你要小心,因為生氣會使理智昏迷,令人不能分辨真理。」厄里亞更不好氣色地說:「你究竟要問我什麼?快些告訴我吧!」少年人遂提出他的問題:「耶穌基督曾向宗徒們說:『人家給你們擺上什麼,你們就吃什麼』。請問,凡遵守福音的人,這樣作對不對?再者,若是福音允許作的事,人可以不可以加以禁止?」厄里亞冷笑道:「這些,我當然明白,只是不高興告訴你。你快走開,作你的事去吧!」那少年人反向他說道:「其實,對於這兩個問題,我比你更明白,當然也能比你解釋得更清楚更妥當。」厄里亞一聽,更加生氣了,遂將門砰地一關,回去了。

厄里亞回去以後,便開始研究這個問題的答案,然而他始終不能作出一個確切的解答。原來,在那個時期,厄里亞身為全會的副會長。在他為全會所寫的章程上,禁止修士們吃肉食。這一條禁令,不單相反福音上的教訓,而且也不合聖方濟各所制定的會規。所以那少年人的問題,正是對他而發的。厄里亞覺察到這一點。於是他一面自知對於少年人所提出的問題不能解答,一面回憶著少年人地態度,心思著少年人最後的那句話:「對這兩個問題,我比你更明白,也能比你解釋得更清楚更妥當。」遂起身要去找少年人請教。但為時已晚,當他開了院門,那少年人早已無影無踪了。他雖追悔,已屬徒然,他的傲慢使天使化身的少年人,不屑於和他論道。

關於厄里亞和天使的這一幕,聖方濟各在林中祈禱的時候,由於天主的神光默照,都看得清清楚楚。因此,聖方濟各祈禱完畢回院後,很嚴厲的責備了厄里亞,且頗似傷感地說道:「厄里亞,厄里亞!你太驕傲了!天使今天特來指教我們,但因你太驕傲,將天使從修院門口給我們驅逐了。我很擔心,將有一天,你的驕傲會把你從我們的修會裡驅逐出去!」

果然不久以後,聖方濟各的話應驗在厄里亞的身上。因為驕傲的緣故,他脫離了修會,也淒慘地死在修會門外。

在厄里亞傲慢了天使的同日同時,伯爾納多修士朝聖歸來,走到一條水深岸闊的河邊,正在那裡欲過不能,望洋興嘆之際,忽然那位天使化身的少年顯現給他,且操著他的郷言向他請安說:「可敬的修士,你好嗎?願天主福佑你平安!」伯爾納多一看那少年人,實在温文爾雅,美貌超凡,且說著自己的鄉語,一時感到莫大的欣慰和驚異,問道:「可愛的少年人,你從哪裡來?」少年人答說:「我從聖方濟各住在的那間會院來。我去那裏的目的,原想和聖方濟各會談一下,但因為他正在林中祈禱,和天主神交密談,我不好意思擾亂他,所以沒有和他會談。在那間會院裏住著的,有馬賽伍、愛爾第約和厄里亞等幾位修士。馬賽伍吿訴我應如何叩門的規則;厄里亞不肯答覆我給他提出的問題,也不高興和我討論。後來他反悔了,想和我研究問題,但我早已離開那裏,所以他沒有求得答案。」

那少年人敘述了以上的事,遂問伯爾納多說:「你為什麼站在河邊,不渡過那邊去呢?」伯爾納多答道:「我看這河水太深,怕發生危險。」那少年人説:「那麼,我們一塊兒過吧!你可別害怕!」說著,便拖著他的手,眨眼之間,就到了對岸。這時,伯爾納多才認出那少年人是位天使的化身,遂一面向他額手敬禮,一面充滿神樂地問道:「可讚美的天使!求你將尊名告訴我吧!」「我的名宇是奇妙的,你不必知道。」天使只答應了這一句,他的形態遂消散在伯爾納多的視線之外去了;但是他的神樂聖慰却永留在伯爾納多心靈的深處。

伯爾納多一路載欣載奔,喜不自勝。回到會院以後,便將幸遇天使的時間與經過等情形,告訴了望方濟各和諸位弟兄。他們聽了,都毫不置疑的說;那正是同日同時顯現在修院門前的那位天使化身的美少年。

閱讀更多:超人軼事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