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主日

主曆2020年4月12日

 


最新消息

*** 4/7更新 ***

疫情當前,教宗方濟各批准 推遲聖週五為聖地募捐活動 至9/13主日舉行。

聖地在華辦事處為方便教友,隨時皆能接受聖地捐款。

相關新聞連結(請點選

信、望、愛

各位親愛的好朋友,主內的弟兄姊妹:這些日子大家都好嗎?

這個問題會不會太白目?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之下,可能整個世界很少人(甚至沒有人)會說自己過的好;大概能夠沒有不好就很好了。我應該算是沒有不好,仍然努力維持正常地日常生活 ── 在台灣的環境之下,符合教會與社會的一般要求與規定之下,努力正常生活。

這些日子裡,無數的人透過各種管道發表過自己的感受:有深思熟慮的發言,也有膚淺武斷的;有唯我獨尊似的批評謾罵,也有溫暖而鼓舞人心的談話 …… 您發言了嗎?內容如何?方式如何?是否合乎我們共同的信仰?或者,是否還記得我們基督徒的身份?我也好幾次想寫些什麼、或說點什麼?卻什麼也沒有寫。

也許大家覺得好笑,這些日子來,我最關心的真的是「大家都好嗎?」如何讓大家都好?在全世界籠罩在疫情影響時,我讀到一段講述「信、望、愛」的講道詞,我自己大受鼓舞,好像找到了可以讓大家都好的答案。我把這段原本是德文的文字意譯成中文,和一些朋友分享,得到不少積極的回應。因而也很想在此分享給大家,誠願能與大家因此而一起「逾越」這段困難時光!

「信賴」天主
意味著善用天主賞賜我們的力量與智慧,努力承擔並從事一切,永不氣餒沮喪。因為,我們必須行動,而並不需要知道一切、預測一切、評估一切。因為,我們確知一個真理:一切都在天主手中!

「盼望」天主
並不是天真的樂觀主義,並不是無稽的幻想一切自然會轉好。「盼望」天主,意味著投身於最困難的使命,保持自己內在清晰的眼光,知道所發生的一切都有深刻的意義。因為,在每一個呼吸之間,天主都與我相遇,既使在我呼出最後一口氣時,仍是如此!

「熱愛」天主
意味著以天主的愛,面對並擔起所發生的一切!

各位好朋友,讓我們時刻不忘,「天主住在我心中」!

祝福大家:在主內,好好過,過的好!

林神父  敬上
2020
年聖週星期三

最新消息

今年國際書展因疫情取消,但佳播圖書的書展優惠不取消!

佳播圖書將於復活八日慶期(4月12日至4月19日),舉辦折扣活動,思高聖經與佳播圖書屆時均享折扣,敬請把握。

歡迎至佳播圖書網站(http://gabrielprinting.com/)選購,或來電(02-23112042)、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洽購。大額訂購請上班時間來電洽詢。

最新專題

四旬期專題

課程公告

※ 《哥羅森書》/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再行通知(週二晚上 7:30~9:00)

(為配合長安天主堂之防疫措施,週二課程暫停,復課時間將再行通知)

地點:長安天主堂,教堂二樓。

地址:台北市林森北路73號長安天主堂(近捷運淡水線中山站3號出口,板南線善導寺站1號出口,步行約九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請欲參加之「新學員」先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或來電(02-23112042)思高中心報名,謝謝。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復活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空墳」—復活的記號

【福 音:若二十1-18 】

1一週的第一天,清晨,天還黑的時候,瑪利亞瑪達肋納來到墳墓那裏,看見石頭已從墓門挪開了。 2於是她跑去見西滿伯多祿和耶穌所愛的那另一個門徒,對他們說:「有人從墳墓中把主搬走了,我們不知道他們把他放在那裡了。」 3伯多祿便和那另一個門徒出來,往墳墓那裏去了。 4兩人一起跑,但那另一個門徒比伯多祿跑得快,先來到了墳墓那裏。 5他俯身看見了放著的殮布,卻沒有進去。 6隨著他的西滿伯多祿也來到了,進了墳墓,看見了放著的殮布, 7也看見耶穌頭上的那塊汗巾,不同殮布放在一起,而另在一處捲著。 8那時,先來到墳墓的那個門徒,也進去了,一看見就相信了。 9這是因為他們還不明白,耶穌必須從死者中復活的那段聖經。 10然後兩個門徒又回到家裏去了。

11瑪利亞卻站在墳墓外邊痛哭;她痛哭的時候,就俯身向墳墓裏面窺看, 12見有兩位穿白衣的天使,坐在安放過耶穌遺體的地方:一位在頭部,一位在腳部。  13那兩位天使對她說:「女人!你哭什麼?」她答說:「有人把我主搬走了,我不知道他們把他放在那裏了。」 14說了這話,就向後轉身,見耶穌站在那裡,卻不知道他就是耶穌。 15耶穌向她說:「女人,妳哭什麼?你找誰?」她以為是園丁,就說:「先生,若是你把他搬走了,請告訴我,你把他放在那裏,我去取回他來。」

16耶穌給她說:「瑪利亞!」她便轉身用希伯來話對他說:「辣步尼!」就是說「師傅。」 17耶穌向她說:「你別拉住我不放,因為我還沒有升到父那裏;你到我的弟兄那裏去,告訴他們:我升到我的父和你們的父那裏去,升到我的天主和你們的天主那裏去。」 18瑪利亞瑪達肋納就去告訴門徒說:「我見了主。」並報告了耶穌對她所說的那些話。

【經文分析】

按照主日感恩祭典(彌撒經本),復活主日的福音選自若二十1-9。這種選經方式並不理想,因為若二十1-9只是一個關於「空墳」的故事,而真正的耶穌復活「顯現」的故事,發生在10-18節的經文中。更令人訝異的是,這一段發生在瑪麗德蓮和復活主之間的感人故事,竟然在整年的主日福音中都沒有被選讀。這種情形對天主教基督徒而言是相當大的損失,因為大多數天主教基督徒仍未養成直接閱讀聖經的習慣,一般信友對天主聖言的認識,主要仍來自於主日彌撒中的讀經。因此我們建議在復活主日感恩禮儀中誦念福音時,最好能一直讀到第18節,俾能使大家得到一個完整的復活和顯現的故事。

復活清晨的事件

若望福音的作者報導耶穌死後第三天清晨發生的事件,把瑪利亞瑪達肋納、伯多祿和耶穌的愛徒三個見證人關於耶穌復活的經驗交織在一起。首先是瑪利亞瑪達肋納發現了那個空墳,急速的將這情形告訴了伯多祿和耶穌的愛徒。她所說的話表達她對「空墳」的瞭解:「有人從墳墓中把主搬走了!」兩位門徒一聽說這事,便毫不耽擱地立即向墳墓跑去。耶穌所愛的那位門徒不僅腳程比伯多祿快,先抵達了墓地,他也是第一個相信的人;伯多祿雖然晚到,卻是第一個進入空墳的人,然而,他看見殮布和捲著的汗巾,卻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對讀者而言,沈默的殮布和捲著的汗巾正是反對耶穌的屍體被偷的強烈證據。

「空墳」—復活的記號

若二十1-9是一個關於「空墳」的故事;四位福音作者都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報導這個內含耶穌復活喜訊的故事。但是,這並不是說「空墳」就是復活的證明;瑪利亞瑪達肋納關於空墳所說的話,便說明了這一點。「空墳」是一個記號、一個戰勝的紀念品,這個記號給人指出復活的基督。

和對觀福音相較,若望福音提到門徒們在空墳中發現了殮布和汗巾,更是加強了這個記號。藉著殮布和汗巾,作者一方面表示瑪利亞瑪達肋納最初對空墳的瞭解是不正確的,另一方面也使讀者想起拉匝祿的故事。當耶穌把拉匝祿由墳墓中喚出時,他身上仍被殮布和汗巾所纏繞。這表示拉匝祿復活了,但仍會再死;然而耶穌的復活則是進入永遠的生命,再也不會死亡。

瑪利亞瑪達肋納—第一個看見復活主的人

若二十10-18接著敘述伯多祿和耶穌的愛徒隨後又返回住處,因為生命的奇蹟尚未穿透他們的心。瑪利亞瑪達肋納卻留在墳前哭泣,並向空墳探望。她的愛與堅持得到了回報,成為復活的主第一個顯現的對象。但是,最初瑪利亞瑪達肋納雖然看見復活的基督並和祂說話,卻沒有認出祂來。直到耶穌叫她的名字時,她才認出祂來。這使讀者想起有關善牧的經文:善牧「按著名字呼喚自己的羊,並引領出來。」(若十3)耶穌對她說話時,稱天父為「我的父」和「你們的父」。在此之前,耶穌只是預言要回到「父」那裡去(若十四12、28,十六10、28),或回到「派遣他者」那裡去(若七33,十六5)。如今在這個預言實現之時,耶穌的父也成為信祂的人的父,因此祂也稱門徒們為「我的弟兄」。這就實現了若望福音序言中的話:凡接受耶穌並相信他的名字的人,他要使他們成為天主的子女(若一12)。

【綜合反省】

今日的福音告訴我們:復活的信仰並不是來自於證明,復活的信仰不能證明,也不待證明。空墳不是復活的證據,而只是一個記號,一個指向復活喜訊的記號。這個記號的意義原本相當隱晦,只有當復活的主親自顯現(啟示自己)時,空墳才成為一個會說話的記號,告訴吾人那位被釘者已經復活,而且帶著肉身返回到父的光榮中。

此外,在若望福音的報導中,有兩個對今日的教會結構十分具有啟發意義,應該特別被重視並且再深入反省的事實:第一個相信復活的人並不是伯多祿,而是耶穌所愛的那位門徒;而第一個看見耶穌顯現,並被派遣去為復活作見證的更不是任何一個門徒(男人),而是瑪利亞瑪達肋納 ── 一個「女人」。

top



第三篇:在羅馬服務(一九三三-一九五八)

一九四

  • 傳教區的生力軍

想當年掃祿在大馬士革被神光擊倒後,放棄了偏私的猶太主義,竟成為外邦人的使徒。今天這神光仍未熄滅。基督是誰?不是歐化的基督,而是全人類的基督。

前不久,傳信部長壁翁地樞機祝聖了四十四位新司鐸:包括中、日、韓、印、非、安南、美、希、南、挪、澳洲、東歐等國籍的青年。他們分屬於正在彼此敵對的國家,在基督前,互行擁抱禮。基督把他們提升到更高境界:那裡沒有種族的區別、社會的階級或政治的利害,只有超越時空的基督,全人類的救主。

目前建立本籍教會傳教區共有六十七個:中國二十五個、日本和韓國共十九個、印度十六個、非洲三個、安南三個、印度群島一個。全世傳教區共有本籍司鐸近萬名,大修士三千六百多人,小修士一萬二千多人,在羅馬讀書的優秀青年修士約二百人。

這一切歸功於那些可敬的傳教士,尤其在中國和日本,他們把教區讓給當地神職人員後,捨主為客,甘願為新領袖效勞。像獻縣的趙振聲主教、信陽的張維都主教,以及日本的多位主教,都是那些主教及會長們的慷慨奉獻的成果,我對他們深懷敬意和謝意。

一九四一年

  • 記者主保

我於年初到法國的聖方濟沙雷的墓地朝聖,他被尊為記者的主保,我應邀像公教記者作了一篇演講,把他的言行風範共分三項主題論述:

(一)他於一五九四年獨自一人步行到日內瓦,在那塊新教徒佔據的土地上艱苦地工作了七個月,才勸化了三四個新教徒。聖人並不氣餒,做了一名記者,出版了一份報紙,以駁斥異端謬論,並宣揚真理;每天請人抄寫他編的報紙,然後到處分發;經過不斷的講道和寫作,終於使數以千計的異教徒,重歸基督唯一羊棧。現在民眾多不能進堂講道,但可利用報紙去接觸民眾,成為一種有力的傳教工具,因此,希望大家做文字的偉大傳教士!

(二)他那模範的生活以及仁愛的表率,在自己身上,描繪出基督的畫像;而他對人的教誨,就是她自己的思想和生活的寫照和經驗;因此,才有使頑石點頭的奇效,非常值得我們見賢思齊。

(三)聖人另一特色就是愛德和溫良,很得「良善心謙」基督的真傳。他認為發過怒必將後悔,只有溫良才是征服人心的秘訣,就像農作物最怕暴雨摧殘,而須細雨澆灌。身為記者或作家,切忌一切諷刺性的文章,那樣只會樹立敵人;聖保祿要我們建設,而非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