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升天節

主曆2020年5月24日

 


課程公告

※ 《哥羅森書》/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報名學員敬請留意群組通知(週二晚上 7:30~9:00)

地點:長安天主堂,教堂二樓。

地址:台北市林森北路73號長安天主堂(近捷運淡水線中山站3號出口,板南線善導寺站1號出口,步行約九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請欲參加之「新學員」先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或來電(02-23112042)思高中心報名,謝謝。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耶穌升天節

林思川神父執筆

教會─天主與人同在的場所

【福音:瑪二八16-20 】

16十一個門徒就往加里肋亞,到耶穌給他們所指定的山上去了。 17他們一看見他,就朝拜了他,雖然有人還心中疑惑。 18耶穌便上前對他們說:「天上地下的一切權柄都交給了我, 19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 20教訓他們遵守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看!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 

耶穌升天的聖經傳統

新約聖經的作者中,只有路加敘述了有關耶穌升天的故事;一般基督徒對於耶穌升天所有的生動想像,都是來自宗徒大事錄的記載。因此在耶穌升天節的感恩禮中,不論是禮儀年的甲、乙或丙年,第一篇讀經都同樣地選讀宗一1-11。本專欄囿於篇幅限制,只能對這個主日選讀的福音瑪二八16-20稍作介紹。

引言

今日的福音是瑪竇福音的結束詞,內容敘述復活的主在加里肋亞的一座山上顯現給十一位門徒,給予他們最後的教導。這個最後的教導含有「一個肯定」──耶穌掌握了一切權柄、「一個派遣」──門徒要去往訓萬民、以及「一個許諾」──耶穌要永遠與門徒同在。

復活顯現

瑪二八10記載復活的主顯現給幾位婦女,並要他們轉告門徒們,祂將在加里肋亞向他們顯現。猶達斯以外的十一位門徒聽從了指示,在加里肋亞看見了復活的主。藉著這個方式,福音一方面回到耶穌公開生活的起點(參閱:瑪四14-17),另一方面也同時展望耶穌以後的時代,向普世萬民開放。在舊約中,「山」是一個象徵,表達天主臨在之處,也是人和天主來往的地方。復活的耶穌在山上顯現給門徒,表達這是祂整個生命過程的高峰,證實祂所做的一切完全被天主認可和接納,祂具有天主的權能。所以,門徒看見祂時便跪地朝拜。福音經文提到「有些人心中還是疑惑」,事實上,幾乎所有復活的敘述,都含有懷疑的主題。這情形反映初期基督徒面對信仰的態度,相當務實,並非一昧粉飾太平。

復活的主擁有權柄

復活的主宣稱「天上地下一切的權柄都交給了祂」,意思是指天父把一切都交給了祂(瑪十一27)。這是聖經中常見的被動表達方式,目的是避免直接稱呼天主的名號。這句經文和瑪二四30以及二六64的經文一樣,都是間接引用舊約達七14有關末世性的人子的經文:天主把統治權、尊榮和國度都賜給了人子。瑪竇福音的作者透過「天上地下一切的」這樣的語句,使達尼爾先知書中原本針對猶太民族的預言,獲得了一個嶄新的普世性觀點。

派遣門徒往訓萬民、建立教會

耶穌對門徒的派遣,更加強化了這個普世性的幅度:他們不只是被派遣走向猶太人,更是走向所有的人。耶穌在世時對門徒的派遣,原是針對以色列的(瑪十5-6);復活的基督把這個派遣擴展到對普世萬民的福傳使命。福傳的目標就是使萬民都成為基督的門徒,方法則是以天主聖三之名施洗,並教訓眾人遵守耶穌所教導的一切。這段經文反映出瑪竇寫作時的教會生活實踐,所謂「基督的門徒」,在瑪竇福音的整體脈絡中,指的就是「教會」(參閱:瑪五1,十,十八1)。

天主與教會同在的許諾

復活的主最後許諾要和門徒(教會)天天在一起,這個福音結尾處的許諾,和福音一開始時的耶穌的名號「厄瑪奴耳」前後呼應。瑪竇福音以耶穌的族譜開始,說明天主自始就一直和祂的猶太子民同在。這個盟約,在歷史中的耶穌身上,更為鮮明,如今透過復活的主的許諾,更得到一個超越時空的幅度。藉著領受洗禮和遵守耶穌的一切教導,誕生了一個全新的天主子民的團體,就是「基督的教會」。這個團體充滿信心與安慰,在主基督的帶領下走向未來,直到今世的終結。

【綜合反省】

瑪竇福音雖然沒有敘述耶穌升天的故事,但卻透過復活的主親自教導門徒們,如何繼續在歷史中生活。復活的基督現在親自派遣門徒們到世界各地,繼續執行耶穌在世時的使命,使普世萬民都成為門徒。雖然門徒們再也無法用肉眼看見耶穌,卻仍然滿懷信心。因為他們確信,他們的主已經復活,擁有上天下地的一切權柄,並且時時刻刻與他們同在。

耶穌復活後必然是回到天父那裡,但是祂最後的教導,並不是要門徒們舉目向天,期待人子在父的光榮中帶著威能降來(參閱:瑪十六27,二四30)。相反的,耶穌要求門徒把眼光集中在現世,派遣他們去擴展門徒團體,建立基督的教會。今日教會團體的每一個成員,也必須遵守耶穌的教導,努力吸引萬民成為門徒。只有在具體的福傳工作中,基督徒才能在生活中經驗耶穌的權能,確知天主與我們同在,不斷加深自己身為基督徒的意義,和所擁有的恩寵。

top



第三篇:在羅馬服務(一九三三-一九五八)

一九四八年

  • 莊稼發白,等待收割

最近一位在印度傳教很有功績的主教來信說:「感化教外人的工作,並非歐籍主教的專利。我知道一位本地神父管理的一個地區,每年都有一千多人進教。另一地區,自從出了一位本籍主教後,每年都有不少人皈依聖教。在這裡,對外教人傳教最好的傳教士,就是本地神父,他們都不遜於歐籍傳教士,令人咋舌稱奇。

印度宣佈獨立還不到一年,政府各級首長都換為印度人了,若教會領袖仍是歐洲人,就會讓人見怪。以前英國官員的影響力不復存在了。有位印度部長建議教會當局,最好讓印度所有的主教都由印度人擔任。」

  • 傳教方法,古今對照

(一)政府:第四世紀的教會,為當地政府所承認,也受政府保護。縱使政府反對教會,教會仍承認當地的政府,即使受到迫害也在所不計。反觀今日,葡國在印度,法國在中國,透過保教權傳教或護教,公教被人視為帝國主義的工具,這種傳教方法,難道合乎宗徒精神?

(二)語言:古代歐洲舉行禮儀的語言是當地通行的希臘文和拉丁文。現在我們卻把拉丁文帶到完全陌生的東方作為禮儀用語,尤其東方人為了要學已死而又難學的拉丁文,不得不放棄他們本國的文字和其他的知識,因而在自己國人面前矮了一截。連共黨傳佈毒素時都不用俄文而用當地通用語文。我們何不迎頭趕上?

(三)本籍:教會史上的第一批傳教士固然是外國人猶太人,可是後來教會很快建立在當地神職人員身上。近四百年來,主教職位被視為外籍傳教修會的專利,使「公」教變成「洋」教。

這是傳教方法的錯誤,所以,教會應恢復本來的傳統面目──建立本籍敎會,使用本地語文,鼓勵教友效忠自己的國家。

  • 羅馬聖伯鐸學院

今天,因為傳教士們的愛德,傳教地區的本籍神職人員,有的已成年,有的在成長中。他們已經開始管理一些初生的教會──遍佈於印度、中國、日本、安南、非洲和大洋洲等地。

所以,除了鄔爾邦學院專為收容修士之外,理應再成立一座學院,以收容來自傳教地區的司鐸,他們可以在羅馬各大學深造,完成他們精神和學術方面的修養。

今天六月二十九日隆重地舉行了聖伯鐸學院的開幕典禮,感謝聖伯鐸善會的鼎力協助。也希望來此就讀的青年學子,養成基督化的羅馬精神。(編者按該學院已培育出很多傳教區領袖)(圖見231頁

231頁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