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臨期第三主日

主曆2019年12月15日

 


 2019 christmas letter 600

2019ChristmasLetterPic

聖言成了血肉,居住在我們中間;

我們見了他的光榮,正如父獨生者的光榮,

滿溢恩寵和真理。

(若一14)

 「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以及「聖地在華辦事處」的老朋友、新朋友、主內親愛的弟兄姊妹:

    聖誕節又將來臨,我們掩不住滿心的喜悅,在一般世上歡樂之外,我們基督徒更看到了天主的仁慈、救恩的實現和恩寵的滿溢。

正因為如此,雖然面對舉世紛擾、氣候變遷劇烈、生態環境惡化,青年世代騷動不安、人心更為自我與排他 … 但我們並不失望喪志。因為我們迎接主基督來到我們的生活當中,因信德更為堅定而得到安慰、鼓勵。讓我們像當年的牧羊人一樣,去除疑慮、興高采烈的前去迎接與朝拜我們的天主。

「思高讀經推廣中心」的服務工作已經持續十七年了,經過許多人的努力,我們逐漸變得更有制度、更為專業。我們致力於藉著課程、講座、網路、文字、影音,把天主聖言傳播給全世界的華人。近年來電子傳播的管道與技術日新月異,我們得到更便利、更迅速的工具。

近兩年來,我們逐步在網站、手機AppLine群組、網路書店上都附上QR code,幫助使用者更方便地獲取資訊;我們同時也進行內部程式更新、升級,更有效的利用LineYoutube,使我們的傳播成為「影音並進」。此外,今年我們也出版了更適於閱讀的聖經單行本4+1,並且積極參與國際書展舉辦聖經講座。

這一切之所以能夠成就,首先感謝天主的眷顧保佑,其次,完全基於所有被天主感動而願意以各種方式支持援助我們的弟兄姊妹。在我們又再度期待與慶祝耶穌聖誕的日子中,我們也再次誠摯地懇請大家的幫忙,以祈禱、以捐款支持我們。

祝福大家新的一年得到新希望與新動力。願天主恩賜我們足夠的勇氣與力量,一起把救恩喜訊傳給世界。

敬祝大家 聖誕快樂!

林思川神父暨「思高讀經推廣中心」敬賀

課程公告

※ 《禮儀日曆導讀》已結束,敬請留意新課程公告。

時間:再行公告(週二晚上 7:30~9:00)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將臨期第三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耶穌:天主救援的實現者

【福音:瑪十一2-11】

2 那時候,若翰在獄中聽到了基督所行的,就派遣他的門徒去,3 對他說:「你就是要來的那一位,或是我們還要等候另一位?」4 耶穌回答他們說:「你們去,把你們所見所聞的報告給若翰:5 瞎子看見,瘸子行走,癩病人得了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苦人得了喜訊。6 凡不因我而絆倒的,是有福的!」7 他們走後,耶穌就對群眾論若翰說:「你們出去到荒野裏,是為看什麼呢?為看風搖曳的蘆葦嗎?8 你們出去到底是為看什麼?為看一位穿細軟衣服的人嗎?啊!那穿細軟衣服的人是在王宮裏。9 你們究竟為什麼出去?為看一位先知嗎?是的!我給你們說:而且他比先知還大。10 關於這人,經上記載說:『看,我派遣我的使者在你面前,他要在你前面預備你的道路。』11 我實在告訴你們:在婦女所生者中,沒有興起一位比洗者若翰更大的;但在天國裏最小的,也比他大。

【喜樂主日】

將臨期第三主日的感恩禮儀充滿了「歡樂」的氣氛,彌撒一開始的「進堂詠」就清楚地強調了整個禮儀的主題:「你們應在主內常常歡樂,我再說一次,你們應當歡樂,因為主臨近了。」主禮神父穿著的禮服,也由嚴肅的、象徵補贖精神的紫色祭披,轉換為預示聖誕歡樂的粉紅色祭披。教會習慣上稱這個主日為「喜樂主日」,我們建議負責準備禮儀的同工選擇聖歌時,應注意配合這個主題。

【經文脈絡】

這個主日的福音中心人物仍是耶穌和祂的前驅洗者若翰。經文的出發點是,被黑落德安提帕關在監獄中的若翰聽到有關耶穌的傳聞,派遣他的門徒前去詢問耶穌的真實身份。而經文真正主要的內容則是耶穌對若翰門徒的的回答,以及祂向群眾們訴說關於若翰的談話。

若翰被監禁

根據馬爾谷福音,在耶穌開始公開生活之前,若翰便已經被監禁在牢中(谷一14),今天的瑪竇福音經文預設了這一點,但在稍後才補述了若翰被捕、以及致命的故事(瑪十四3-4)。

若翰的「疑惑」

獄中的若翰派人詢問耶穌:「你就是要來的那一位,或是我們還要等候另一位?」(3)就瑪竇福音的敘述脈絡而言,若翰的疑惑非常合理而容易瞭解。他曾宣告:在他之後有一位「更強者」要來(瑪三11),並強調這位就是即將使天主審判具體實現的執行者(瑪三12)。然而,耶穌的作為(瑪四23-24)和祂展現的個人形象(瑪十二19-20),似乎與若翰的期待並不相符。

天主救援的實現

耶穌直接引用依撒意亞先知書不同章節的經文描述自己的作為:「瞎子看見,瘸子行走,癩病人得了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苦人得了喜訊。」(參閱:依二九18-19,三五5-6,六一1)並要求若翰派遣來的使者將這樣的見聞回報給若翰。耶穌所說的這些話應該是祂的自我認知(參閱:瑪十三16-17),對祂而言,由祂所實現的奇蹟性醫治就是天國業已來臨的記號(參閱:瑪十二28)。對形成瑪竇福音的團體而言,這些話特別重要,因為它們綜合性地說明,耶穌的工作使猶太傳統救援希望得到實現。

救援的實例

耶穌所說奇蹟並非比喻性的說法,而是真實的,瑪竇福音第八、九章記載的就是這些實例,並且一直升高到「復活死人」(九23-25)。而耶穌所展現的「默西亞的工程」,並不只是奇蹟性的治癒,也包含「向窮人宣講福音」,這一點甚至是「山中聖訓」的開場白(五3-6)。耶穌最後說:「凡不因我而絆倒的,是有福的!」(6)這以警告性的呼籲來表達:凡相信耶穌的人,是有福的!這個呼籲對後來所有的信者也一樣有效(十三21、57,二四10)。

若翰比先知還大

耶穌對若翰洗者的評價非常積極正面,祂稱讚若翰洗者是不屈不撓的宣講者,不是「隨風搖曳的蘆葦」,這些圖像符合若翰的苦修形象。當時百姓都認為若翰是一位先知(瑪十四5),但耶穌和百姓不同,並不只把若翰看為一位先知而已,而是一位「比先知還大」的人物(9)。

新約對舊約的應用

耶穌引用瑪拉基亞先知書的話,繼續談論若翰:「看,我派遣我的使者在『你』面前,他要在你前面預備你的道路。」其實瑪拉基亞先知書的原文是:「看!我要派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預備道路。」(拉三1)瑪拉基亞先知書的結尾處清楚地指出,這位「使者」就是厄里亞(拉三23),他將為「上主天主」預備道路。瑪竇福音的經文藉著把代名詞「我」改為「你」,而使這位「使者」變成為若翰,他來為默西亞耶穌預備道路。這是初期教會在信仰中對若翰的反省,這也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幫助我們瞭解新約作者如何在信仰中詮釋舊約經文。

成為門徒、進入天國

最後,耶穌稱若翰是「人間最大的一位」,但立刻又說「天國裡最小的也比若翰大」(11)。這句話的含意是,在人間的各種比較尺度中,無論一個人多麼重要,也無法和那些屬於天上團體的人相比。這句話並沒有將若翰自天國中排除,只是將他在救援歷史中的角色相對化;而所謂「天國裡最小者」並非指耶穌自己,而是耶穌的門徒(十42)。耶穌這樣獨特的語言反映出祂的自我意識,相信自己是天主救恩的實現者,祂所帶來的是「全新」的,超越人間的一切價值。

【綜合反省】

若翰在監牢裡聽見有關耶穌的傳聞,而對耶穌的身份產生疑惑,他對「更強者」的認識並不完全,仍須修正。若翰的「經驗」對今日的基督徒具有深刻的意義,教導我們認識耶穌是一個不斷深入的過程,我們必須對天主子完全開放,時時接受祂的教導與糾正,按照祂自我啟示的方式認識祂、相信祂。

若翰宣講一個「審判」的天主,耶穌的言行卻啟示給我們一個「愛」的天主;若翰呼喚人們悔改,以迎接即將來臨的天主;耶穌卻以言語和作為顯示天國已經來到人間。在救恩歷史中,若翰的地位極為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成為耶穌真實的門徒,這是進入天國的條件。

top



第二篇:在中國耕耘(一九二二-一九三三)

一九二九年

  • 參觀唐山煤礦

我應唐山煤礦總工程師,比籍道吉愛之邀到礦區訪問。我們一行四人於八月十四日到達,利用四天時間參觀了礦區、醫院、安老院和水泥廠等。

我們乘電梯下到數百公尺深的礦穴中,終身在内工作的一群騾子把煤車拉到指定地點,再用電車運出。礦工上身赤裸,面目烏黑,空氣燠熱。我同情他們生活的艱苦,也同情他們受共黨欺騙而使希望落空。我特別憐憫他們的靈魂,不認識生命真諦──偉大的安慰者基督。(圖見78頁

page78-278頁圖

  • 鄧炳文主教遇難

九月九日,宜昌教區主教鄧炳文和兩位比籍神父唐人傑、柳文德及三位傳道員,在巴東小倉視察教務時,被土匪殺害。我聽到這消息感到非常難過與震驚,深怕別處傳教士遭受池魚之殃。早在上海會議期間,我就聽説宜昌附近土匪橫行,曾請鄧主教小心。他舉目向天説:「我全心全意承行主旨。」

我到法、比使館交換意見,法國公使有意派軍艦到宜昌。我告訴他可能會引發事端;發第一砲容易,讓最後一砲停止卻很困難。我請他謹慎從事。外長回電告訴我,他將專案調查這案件,並保證保護傳教士安全。我也向聖座報告此案。

我委派漢口主教希賢代表我參加鄧主教葬禮。九月二十五日的葬禮非常隆重:全武昌之軍政首長都參加了殯葬彌撒。都説鄧主教是位聖人,教友們收集了他們的血、放在三個瓶子中。又有七位比籍方濟會士束装前來中國,以填補死者的遺缺──他們是被殉道者吸引來的。

  • 受人咒罵,我們卻祝福

一九二九後半年,連續有不少教難事件發生。

當愛爾蘭籍高隆邦傳教會良神父(Leonardo)在南豐做彌撒時,約有三四百共軍闖入聖堂,神父要他們稍候,以便把聖體領下。匪徒卻把聖體丟在地上,把神父綁起,和五六位教友一齊帶入山中 散在地上的聖體被教友撿起領食。人質中還有亞洲石油公司的外籍買辦,他交了三萬兩千銀元贖款而保住了一命。良神父和其他人質因拒繳贖款而被刺死。

此外,寶慶的教堂已淪為紅軍軍營。齊齊哈爾殷主教,屬瑞士白冷外方傳教會,也遭受多方磨難,他早有心理準備,最後於一九三四年被土匪或日軍綁走而一去不返。

  • 燕京大學開學

基督新教各宗派,精誠團結,在北平聯合創辦了燕京大學,佔地兩百公畝,耗資數百萬美元。百餘教授中,雖有三分之一為外籍,然而大家都擁護國民政府。

校長委托勒海教授邀我參加開學典禮。我非常重視這次邀請,也贊成分袂弟兄的基督之愛。但我卻婉謝了這個基督教氣氛濃厚的集會,以避免教友的誤會。

我給羅馬的報告中提出以下兩個觀點:(一)基督新教在辦大學、神學院、語言學校時要比公教更知合作。我們公敎的各修會小圈子主義多次阻礙修會間之合作。(二)鑒於基督教在文化園地的興起,我們也應全力援助北平輔仁大學,期能助之發揚光大。

我經由來訪的勒海教授安排和美國聖公會陸兹主教見了面。對教會受害之賠償問題,他們的辦法是:假如政府有直接責任時,則「理論上」要求賠償損失;若政府無責,則免索賠。基督教對政府採取溫和、仁慈政策,雙方關係良好,不少部長和高級官員都是基督徒。此外,他們逐漸把教會與學校轉交給中國牧師,而創立「國籍教會」,漸能「自養自足」。雖也有少數外籍牧師,也都是從旁協助,一般都由中國人擔任主管。目前他們己有五位中國主教,表現不俗,最後他很渴名合一,認為過去西歐人的爭執對今日中國毫無意義。我向他們保證,教宗有顆慈父股慷慨的心,歡迎所有基督徒回到公教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