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耶穌於聖殿

主曆2020年2月2日

 


最新消息

「台北國際書展」最新消息:

因最近疫情(武漢肺炎)緣故,台北書展基金會與文化部共同決定,

本屆台北國際書展將延至5月7日(四)至5月12日(二)舉行。(詳情請點選此處

***思高聖經與佳播圖書原定2月4日(二)至2月9日(日)之八折免運優惠
亦隨之延至5月7日(四)至5月12日(二),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 《哥羅森書》/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暫定2/11 (請注意:2/4課程暫停一次)(週二晚上 7:30~9:00)

地點:長安天主堂,教堂二樓。

地址:台北市林森北路73號長安天主堂(近捷運淡水線中山站3號出口,板南線善導寺站1號出口,步行約九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請欲參加之「新學員」先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或來電(02-23112042)思高中心報名,謝謝。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聖母獻耶穌於聖殿

林思川神父執筆

耶穌是聖殿的主

【福音:路二22-40 】

耶穌的父母親,22按梅瑟的法律,一滿了他們取潔的日期,他們便帶著孩子上耶路撒冷去獻給上主,23就如上主的法律上所記載的:『凡開胎首生的男性,應祝聖於上主。』24並該照上主法律上所吩咐的,獻上祭物:一對斑鳩或兩隻鶵鴿。25那時,在耶路撒冷有一個人,名叫西默盎。這人正義虔誠,期待著以色列的安慰,而且聖神也在他身上。26他曾蒙聖神啟示:自己在未看見上主的受傅者以前,決見不到死亡。27他因聖神的感動,進了聖殿;那時,抱著嬰孩耶穌的父母正進來,要按著法律的慣例為他行禮。28西默盎就雙臂接過他來,讚美天主說:29「主啊!現在可照你的話,放你的僕人平安去了!30因為我親眼看見了你的救援,31即你在萬民之前早準備好的:32為作啟示異邦的光明,你百姓以色列的榮耀。」33他的父親和母親就驚異他關於耶穌所說的這些話。34西默盎祝福了他們,又向衪的母親瑪利亞說:「看,這孩子已被立定,為使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倒和復起,並成為反對的記號 ─ 35至於妳,要有一把利劍刺透妳的心靈 ─ 為叫許多人心中的思念顯露出來。」36又有一位女先知亞納,是阿協爾支派法奴耳的女兒,已上了年紀。她出閣後,與丈夫同居了七年,37以後就守寡,直到八十四歲。她齋戒祈禱,晝夜事奉天主,總不離開聖殿。38正在那時刻,她也前來稱謝天主,並向一切希望耶路撒冷得救贖的人,講論這孩子。

39他們按著上主的法律,行完了一切,使返回了加里肋亞,他們的本城納匝肋。40孩子漸漸長大而強壯,充滿智慧,天主的恩寵常在衪身上。

【釋義】

按照舊約法律的規定,耶穌的父母親把他帶到聖殿獻給天主,瑪利亞也一樣地遵守了每一位猶太母親應遵守的法律。但是耶穌來到聖殿並非只是為了滿全法律,他自己是聖殿的主(參閱:拉三1)。

年老的先知西默盎認出,嬰孩耶穌就是要帶給以色列人和外邦人救援的默西亞。他的讚美詩 歌(路二29-32)就如舊約中「上主僕人」詩歌一般,也含有一個隱晦的預言,預告了耶穌的苦難和光榮。耶穌的來臨對整個人類具有決定性的影響,關係著一 切以色列子民和所有外邦民族的命運。

在此同時,瑪利亞也經驗到,他將伴隨和耶穌一起經歷他的苦難道路,她將西默盎的話,和牧羊人的一樣地「默存於心」。她還需要時間,才能漸漸地瞭解所經歷的這些事的意義,才能發現這些事件影響的幅度。

top



第二篇:在中國耕耘(一九二二-一九三三)

一九三三年

  • 爆竹與鮮花

我從美國回來後,右腿上生出兩個腫瘤,到協和醫院動了手術,說是良性的,腫瘤雖切除,卻又患了靜脈炎,臥床已兩個月。

陽曆的除夕夜,和農曆的除夕類似,爆竹聲不絕於耳,不能入睡。安童儀和高彌肅大清早就來拜年,我們三人的家庭在天的那一邊,大家相處融洽,好像一家人,合作無間,因此,公署的公務不會因我的病而耽擱下來。

不久,本府的原主人榮王派人送來賀禮,房門打開後,我從床上看見一夥人魚貫而入,每人手捧一個裝有蠟梅的花瓶,高舉在胸前,共有八瓶,領隊的雙手高舉親王的名片,向我鞠躬後,用類似聖堂禮儀般的嚴肅表情,呈上名片。他們把八個花瓶擺在我床前,向我行了一個漂亮的滿族式鞠躬禮後,端莊而肅靜的退去。

  • 林懋德主教逝世

北平林主教是保定教區的創始人。當我告訴他計畫把保定轉給中國神職時,他頗感不快,表示拒絕,他並非沒有宗徒精神,只是一時丟不掉傳統包袱。幾天後,他來找我,也承認外籍傳教士不能永遠這樣領導下去。

他原對教會的傳教方式有深刻的認識,但卻願以法國及遣使會的利益居上。這三種愛混在一起不能相安無事。他很想救更多人靈,可惜方法用的不對。拳匪之亂後,他不肯把賠款用在辦大學上──可搶在基督教之前,卻用這筆錢吸收窮人受洗,後來這些「吃教」的人有不少人又背教了。他因此意興闌珊。所以晚年辭去北平教區職務,度半隱居的生活。

我常常去看他,我倆意見有時相同,有時相左,他待人親切而有經驗。在培養本地神職人員方面非常成功而超過其他教區。北平教區共劃出三個中國教區──這才是北平教區的真光榮。林主教頭上被子彈擦傷過,留下了一個疤,正如教難時期有些主教曾遭受的一樣。

他很久以來就患氣喘病,正月二十七日不幸逝世,享年七十七歲。

  • 回家療養

我的靜脈炎略微好轉些,羅馬許可我回義大利養病,以便盡快恢復健康。

二月一日,動身前先到聖堂祈禱片刻,感謝天主十餘年來的幫助,使我度過種種難關。將來或回中國,或留義大利,甚或死亡,悉尊天主聖意。我在華期間,生活簡樸,有偉大的傳教理想所支持,又有真摯友情的安慰,一旦離別,百感交集。

我應放棄所有拜訪,然而,義、法公使和外交團長都來話別,附近的主教也都來送行。聖堂前主徒會士列隊等待。我原想秘密離開而無法如願,結果很多朋友都到火車站給我送行,這種客氣反而造成不便。

車離北平時,像從夢中驚醒。從北平到南京,鐵路兩側全為白雪所掩蓋,這對中國農友們而言是幸福標記。

過南京時,我向外交部長和國民政府主席辭行。同時也把一套梵蒂岡金幣親手交給中國元首──林森先生。他有一個兒子在輔大就讀,他對教宗的一切曾詳細詢問。我向他談到羅馬傳信大學特為中國青年設有中文講座時,他很訝異而高興。

到了上海我又臥床不起。受到耶穌會和公進會的熱情招待。現代宗徒陸伯鴻帶來禮物要我轉交教宗。

人們把我從房間擡到汽車上,我想看見這副病態的人,都以為我的壽命就要完結了。惠主教、傳教士與一批教友陪我到黃埔碼頭。

路經香港,華南的幾位主教和神父也向我告別。他們屬於不同國籍,不同修會,但都有一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