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聖體聖血節

主曆2020年6月14日

 


懇請幫忙

募集多餘不用的舊iPhone!

為給外地來台灣的神父與修士們連絡使用,請大家幫忙,如果您有堪用卻不再使用的iPhone,且願意捐出來的,請和林神父或思高中心聯繫。

思高中心 感謝您!

課程公告

※ 《哥羅森書》/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報名學員敬請留意群組通知(週二晚上 7:20~8:50)

地點:長安天主堂,教堂二樓。

地址:台北市林森北路73號長安天主堂(近捷運淡水線中山站3號出口,板南線善導寺站1號出口,步行約九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請欲參加之「新學員」先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或來電(02-23112042)思高中心報名,謝謝。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基督聖體聖血節

林思川神父執筆

永生:天人合一的生命

【福音:若六51-58】

51(那時候,耶穌對猶太人說:)「我是從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糧;誰若吃了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我所要賜給的食糧,就是我的肉,是為世界的生命而賜給的。」 52因此,猶太人彼此爭論說:「這人怎麼能把他的肉,賜給我們吃呢?」 53耶穌向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 54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復活, 55因為我的肉,是真實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實的飲料。 56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內,我也住在他內。 57就如那生活的父派遣了我,我因父而生活;照樣,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而生活。 58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糧,不像祖先吃了「瑪納」仍然死了;誰吃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

節日來源

天主教會在「天主聖三節」後的星期四慶祝「耶穌聖體聖血節」,凡是無法在本日公開慶祝該節日的國家或地區,則延後至天主聖三節後的主日慶祝。這個節日所紀念的核心是聖體聖事的建立,因此原本應該在聖週星期四慶祝,但為了不影響聖週禮儀的焦點,而移在今日慶祝。

 這個節日最早是由比利時列日(Lüttich)教區的一位奧斯定會修女茱利安納(Juliana),基於一個從1209年起,多次看見的神視而建議,該教區主教於1246年首先在教區內慶祝,1264年,教宗烏爾班四世(Urbanus IV)以一封通諭將節日提升到一般教會節日的層級。這封通諭最主要的執筆人,就是教會著名的神學泰斗聖多瑪斯(1225-1274),同時他也編排了這個節日的日課及彌撒禮儀經文,其中最令人感動的便是本日彌撒中的繼抒詠「熙雍!請吟詠歌唱……」筆者認為,不論以何種理由將本日的繼抒詠由彌撒中省略或縮減,對基督徒而言,都是嚴重的損失。1317年,教宗若望二十二世更明令規定,普世教會都必須慶祝聖體聖血節。

 聖經選讀

 今日的三篇聖經選讀都和聖體聖事有直接的關連:讀經一是有關「瑪納」的報導(申八2-314-16),這是在舊約中「天上降下的食糧」的預像。讀經二告訴我們格林多教會對於聖體聖事的信仰:信仰團體舉行聖體聖事的意義在於一起分享基督的體和血,並因此而共同形成基督的奧體(教會)。

福音選自若望福音第六章「生命之糧」言論中的一段核心內容:耶穌在行了增餅奇蹟之後,看見大批群眾「因為吃餅吃飽了」(若六26)而尋找祂,遂教導他們應該「為那存留到永生的食糧勞碌」(若六27)。人人都知道沒有食糧便無法生活,然而任何食糧都無法帶給人永遠的生命,即使是天降的「瑪納」也不能。以色列人的祖先在曠野中流徙時吃過「瑪納」,也全都去世了。今日所選讀的福音便是針對生命之糧做更清楚的闡釋:真正使人不死的生命之糧只有一個,就是耶穌自己。

  聖事性的許諾

這段「生命之糧」言論,是耶穌在公開生活時所說的,因此是一個指向未來許諾:「我『將』要賜給的食糧,就是我的肉,是為世界的生命而賜給的。」在聖經中這句話是未來時態,顯示耶穌預見自己的死亡,許諾將交出祂的肉,亦即交出祂的生命,目的在於使世界得到生命。這個許諾,肯定祂的生命便是聖事性的恩賜。耶穌在談話中直接用「肉」來表達「生命」,使我們看出若望福音反對一切否定耶穌人性的「幻像論」思想,強調天主子真正降生成人。這麼露骨的表白,當然令當時的猶太人難以接受,因此他們彼此爭論:「這人怎麼能把他的肉,賜給我們吃呢?」

 聖事性的筵席

耶穌完全不理會猶太人的爭論,繼續祂的教導:獲得永遠生命的唯一途徑是參與聖事筵席。這個說法是絕對的,排除了一切其他的可能性,凡是否認聖事或否認十字架的救援功效的人,便是拒絕永遠的生命。

耶穌說為了得到生命,必須「吃人子的肉,喝他的血」!這個「吃」字,希臘原文本意是「咀嚼」,清楚地強調了「吃」與「喝」的真實性。透過這個真實的聖事性筵席,每一個領受者與基督產生最親密的結合,他們和耶穌的關係就如同耶穌和天主的關係一樣。凡是領受耶穌的體和血的人,都將住在祂內,而祂也住在他們內,就如父在子內,子也在父內一樣。

 永生的獲得

耶穌說:「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必得永生。」所以領受聖體聖血的效果是獲得永生,但永生的真正賜予者是天主父,因為是祂派遣耶穌來到世上,使世人得到生命。因此,信仰是參與聖事筵席的必要條件,單單是吃耶穌的肉,喝祂的血並不足夠,唯有在信仰內領受祂的體血才有意義,才具有真實的效果。聖多瑪斯說:「善人領或惡人領,所領得天糧雖然相同,所得的效果卻截然不同:善人獲得生命,惡人招致死亡,所領的雖是同一神糧,結局卻完全不一樣。」

 【綜合反省】

     若望福音對於聖體聖事的教導,強調領受者將因此而得到永生。耶穌復活、升天後,基督徒仍在世上生活,他們為紀念耶穌而舉行主的筵席,並領受聖體聖血和祂合而為一。基督徒的信仰不僅是相信耶穌基督,同時也是「藉著基督、偕同基督、在基督內」相信派遣祂來的天父,並且一起走向天父。

top



第三篇:在羅馬服務(一九三三-一九五八)

一九五〇年

  • 雖受苦,反高興

前綏遠教區副主教白祥神父來訪,態度安祥而和善,他在日本侵華時,被日本人關進牢房達半年之久,飽受飢渴和毒打之苦外,指甲縫被針深刺,肩膀上擔負重物直立不許動,直到力竭不支倒地……。他卻面帶笑容地說:

「基督曾為我在十字架上受苦受難,現在我為了信德而受苦,心裡覺得欣慰。」

這是基督教會裡的愛德奇蹟,使人生活超性化,化痛苦為喜樂。

前幾天,得知聖母方濟傳教修女會的德蘭麗娜(Teresalina)修女在緬甸慘遭殺害,她躺在地上,鮮血不斷流出,她還用微弱的聲音說:「我很高興,請告訴大家,我很高興……

今天聖保祿的話一再出現:「如今我在為你們受苦,反覺高興。」(哥一24)

  • 揚棄修會的種族主義

成群結隊的虔誠女教友,很樂意幫助外籍修女,完成各種工作。仁愛會、方濟聖母傳教修女會、拯亡會、以及其他許多女修會,召收了不少本籍女青年加入自己的修會,予以同等待遇,並沒有什麼區別。

但也有些女修會,由於不合理的種族觀念,閉門不收本籍女青年。她們居然成立了一個本籍婦女的組織,受外國修女管轄,也受她們驅使。這是絕對不能容許的事,羅馬聖部決不會批准這種僞裝的種族主義作風。有位在中國傳教的外籍主教,竟然要求批准一個中國女修會的會憲,其中規定會長應是外國人!

幸虧這種歪風逐漸改善中。當然難免會有某些困難,例如黑白人種的習俗、飲食和教育迥然不同,相處不易。這時,可另立一個專為黑人的修會,亦可設立一個專收黑人的會省──只要與其他會省平等待遇即可。

比利時的本篤會聖安德隱修院,在剛果成立了一個專為黑人的隱修院,而享有與其他本篤會隱修院同樣的獨立自主權。

  • 落地生根

我們應謹記這條原則:不是讓基督的思想去適應教外的思想和習俗,而是讓教外的思想和習俗適應基督的思想。讓「無宗教意義的習俗基督化較易,而「有宗教意義的習俗基督化就比較困難多了。

在偶像前焚香,是一種表示崇拜偶像的行動,後來在教會的禮儀裡,卻只有表示尊敬之意,因而不論為生者或死者,都可使用。從前只有羅馬皇帝才能享用至高司祭的名號,後來卻變成基督在世代表的榮銜,而羅馬皇帝阿爾卡底奧(Arcadio不願再用它。

某歷史家說:在最初四五百年中,教父們若不設法用希臘哲學的語彙翻譯基督的教義,若不按照羅馬的政治方式建立教會的聖統,若不按羅馬的禮規舉行教會的聖禮,若不照外教人恭敬英雄的方式恭敬教會聖人,若不把教外的慶典化為教會的節日的話,那麼耶穌的教會就絕不能在羅馬帝國獲得勝利成功。中國以及馬拉巴的禮儀之爭,使這種適應工作陷於癱瘓狀態假如那些主張猶太化的基督徒反對聖保祿而得逞的話,那麼希臘世界的皈依必會完全停擺。